您现在的位置:爱师网 >

张炎《浪淘沙·秋江》鉴赏阅读试题答案及赏析

张炎《浪淘沙·秋江》鉴赏阅读试题答案及赏析

张炎《浪淘沙·秋江》鉴赏阅读试题答案及赏析

浪淘沙·秋江

张炎

万里一飞蓬,吟老丹枫。潮生潮落海门东。三两点鸥沙外月,闲意谁同?

一色与天通,绝去尘红。渔歌忽断荻花风。烟水自流心不竞,长笛霜空。

【注】张炎,南宋词人,宋亡后曾北游元都谋官,后失意南归,落魄而终。

(1)上片中的“飞蓬”“鸥”两个意象分别有何作用?(4分)

(2)联系全词,谈谈你对最后一句“长笛霜空”的理解。(3分)

(1)“飞蓬”用了比喻手法,作者把自己比作漂泊不定的蓬草,体现了孤苦无依、凄凉的心境;“鸥鸟”用了反衬手法,通过写鸥鸟的闲适反衬作者的悲苦。(手法、情感各1分,共4分)

(2)这一句用了以景结情(或者情景交融、寓情于景、以声衬静)的手法(1分),在一片寂静的霜空中传来婉转凄凉的长笛声,营造了凄清的氛围(1分),含蓄表达了词人欲排遣却无法消除的悲苦心境,令人回味无穷。(1分)

赏析

这是一首描写秋江景色的小令。作者晚年曾在浙东、苏州一带漫游,从令中提到的“海门”来看,写于晚年的可能性较大。

“万里一飞蓬”,开首便交代自己有如飘泊不定的蓬草。在张炎的词中,“断梗”、“浮萍”和“飞蓬”的形象不断出现,如“试问清流今在否,心碎浮萍多少”(《南浦》(别本)),“空怜断梗,梦依依,岁华轻别”(《凄凉记》),“深沉最苦,便一似、断蓬飞絮”等等。作者此际登临,首先意识到的是自己有如万里江山一点微不足道的“飞蓬”,其悲凉心境便不难体会到了。“吟老丹枫”,时令正值深秋,秋风吹拂下,作者在飘零欲坠的红色枫叶下吟着愁苦的词句。张炎曾有词:“枫冷吴江,独客又吟愁句”(《绮罗香》),“未觉丹枫尽老,摇落已堪嗟。无避秋声处,愁落天涯”(《甘州》),这些愁苦的意象正是彼时作者心境的反映。开首二句作者尚未写情,则悲苦之情已经溢出句外。“潮生潮落海门东,三两点鸥沙外月”。这两句所刻画的画面极富立体感,且动静结合。此时也许恰值傍晚,暗蓝色的天幕,一弯秋月已然升起,三两只沙鸥正自由自在翱翔,下面便是涌上迅即又退下的潮水。古代文人对自在闲适的沙鸥有一种特殊的偏爱,在张炎词作中,写及沙鸥的也相当多。“闲意谁同?”是说沙鸥这种闲情逸致谁能比得上?很显然,对于沙鸥,满腹忧愁的作者是自叹弗如的。

“一色与天通,绝去尘红”。下片续写自己登临之所见。作者的目光放得更远。秋风肃爽,虽已是傍晚,但能见度仍很高,极目望远,水天一色,浑无际涯,似乎是独立于尘世之外的境界。在这寂静的环境里,夹杂着获花香的秋风送来忽断忽续的渔歌。词写到这里,整个画面愈发显得有色有声,宛如一幅肃爽秋景图。“烟水自流心不竞,长笛霜空”。“不竞”,意为不争。《诗经·大雅·桑柔》:“君子实维,秉心无竞。”这是一个倒装句,应为“心不竞(如)烟水自流”。作者从“登山则情满于山”,到心境为景色所陶治;从“闲意谁同”到“心不竞”如“烟水自流”,这里可看出作者登临时的情感发展轨迹。末句以景作结,写得很是肃爽。沈义父《乐府指迷》曾言:“结句须要放得开,含有余不尽之意,以景结情最好。”理由是以情结尾,“往往浅露”。此语虽未免绝对,却也不失为一家之言。试看:在一片寒冷的霜空中,传来婉转凄苦的长笛之声,这笛声正撞击着一位有如飞篷飘萍般游子的心弦。

补充资料

张炎的先祖不是别人,就是长跪在岳飞墓前的一代名将万世奸臣张俊。但是张炎本身似乎没有受到那个臭名昭著的先祖什么影响,张炎之曾祖张镃、父亲张枢都是诗词名家。张炎不但词写得好,而且是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精通音律的词人,著有《词源》,对宋词做了很好的归纳和总结,从此之后,宋词辉煌,即成绝响。

1276年元兵攻破临安,张炎祖父张濡被元人磔杀,家财被抄没。即落魄纵欢,在江南江北纵横千里的地方漂泊。此时他仅仅28岁。国破家亡,举目凄凉的张炎从此浪迹江湖买醉度日。这首浪淘沙应该就是写在这个时候。

每次读到此处,我都感觉到心里哇凉哇凉的,这生活,这日子如此漫长,怎么撑得下去?

张炎并非不想奋起,他也曾积极入仕,可是混乱的时局,他这样的读书人根本没有容身之处。“花底鵷行无认处”一句中,“鵷行”语出杜甫《秦州杂诗》“为报鵷行旧,鹪鹩在一枝”,鹓行喻朝班,鹓鸟飞行其群飞行列整齐,故用以比喻官员上朝的行列;

可是他在这整齐的飞行行列中完全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只有却对秋塘,静看鱼忙。

张炎的词学观点是讲究“意趣高远”,“雅正”,“清空”。但是在国破家亡无处容身的环境下,他报国无门,想学陶渊明归隐田园,却正值天下大乱,根本不容他飘然世外。他想学柳永笑傲青楼,可是灯红酒绿之中,名将之后家学渊源的他却又抵挡不住内心的愧疚和煎熬,所以他的清空,完全没有空阔的感觉,活勃勃的成了难耐的清苦。

所以,张炎的词尽管文字优美音律和谐,却境界偏狭,怀古幽思的黯然神伤,登临感时的身世悲慨,把人真切的带到了绝望中有无限哀怨情感世界,他的小令多写个人哀怨并长于咏物,常以清空之笔,写沦落之悲,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感人至深。

让我们在张炎优美凄凉的词句中再次领略一下宋词最后的辉煌吧。

2014年12月7日15时

手机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