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爱师网 >

景公问政孔子孔子世家史记文言文阅读答案

景公问政孔子孔子世家史记文言文阅读答案

景公问政孔子孔子世家史记文言文阅读答案

景公问政孔子孔子世家史记文言文阅读答案

景公问政孔子,孔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景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岂得而食诸!”他日又复问政于孔子,孔子曰:“政在节财。”景公说,将欲以尼谿田封孔子。晏婴进曰:“夫儒者滑稽而不可轨法;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崇丧遂哀,破产厚葬,不可以为俗;游说乞贷,不可以为国。自大贤之息,周室既衰,礼乐缺有间。今孔子盛容饰,繁登降之礼,趋详之节,累世不能殚其学,当年不能究其礼。君欲用之以移齐俗,非所以先细民也。”后,景公敬见孔子,不问其礼。异日,景公止孔子曰:“奉子以季氏,吾不能。”以季孟之间待之。齐大夫欲害孔子,孔子闻之。景公曰:“吾老矣,弗能用也。”孔子遂行,反乎鲁。

孔子学鼓琴师襄子,十日不进。师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也。”有间,曰:“已习其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有间,曰:“已习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为人也。”有间,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如望羊,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辟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

孔子既不得用于卫,将西见赵简子。至于河而闻窦鸣犊、舜华之死也,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之不济此,命也夫!”子贡趋而进曰:“敢问何谓也?”孔子曰:“窦鸣犊、舜华,晋国之贤大夫也。赵简子未得志之时,须此两人而后从政;及其已得志,杀之乃从政。丘闻之也,刳胎杀夭则麒麟不至郊,竭泽涸渔则蛟龙不合阴阳,覆巢毁卵则凤皇不翔。何则?君子讳伤其类也。夫鸟兽之于不义也尚知辟之,而况乎丘哉!”乃还息乎陬乡,作为《陬操》以哀之。而反乎卫,入主蘧伯玉家。

他日,灵公问兵陈。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与孔子语,见蜚雁,仰视之,色不在孔子。孔子遂行,复如陈。

(摘自《史记·孔子世家》)

2.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趋详之节趋:疾走。

B.师襄子曰:“可以益矣。”益:加多。

C.有间,有所穆然深思焉穆然:肃穆的样子。

D.丘之不济此,命也夫济:渡河。

3.以下句子中,能够全部表明孔子政治理想的一组是(3分)()

①君君,臣臣,父父,子子②盛容饰,繁登降之礼,趋详之节③丘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也④君子讳伤其类也⑤丘之不济此,命也夫⑥俎豆之事则尝闻之,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A.①②④B.①③⑥C.②⑤⑥D.③④⑤

4.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述,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孔子是理想主义者,可惜没有人用他,齐景公虽然热情地询问孔子怎么构建政治理想等问题,但由于朝中大臣的反对,加上自己目光短浅,最后对孔子采取了“敬而不用”的态度。

B.孔子认为治理国家要讲求君臣、父子之礼,并且认为管理国家最重要的是节约开支,杜绝浪费。从文中可以看出,这是孔子政治理想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C.孔子向师襄子学习弹琴,能够体会出作曲者肤色黝黑,身材高大,目光明亮而深邃,好像一个统治四方侯的王者,由此可以看出孔子是一个悟性很高的人。

D.当孔子听到窦鸣犊、舜华被杀的消息后,感慨万千,认为那些鸟兽对于不义的行为还知道躲避,更不要说自己了!于是决定回到老家陬乡休息。

5.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6分)

(1)景公问政孔子,孔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3分)

(2)夫鸟兽之于不义也尚知辟之,而况乎丘哉!(3分)

景公问政孔子孔子世家史记文言文阅读答案

2.C解析:穆然,沉默静思的样子。

3.A解析:③说的是孔子学习鼓瑟,⑤闻窦鸣犊、舜华之死后的感慨,⑥孔子回答卫灵公关于军队列阵作战的事。

4.B解析:B项,“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文中没有依据,属无中生有。

5.解析:(1)翻译时要注意“君、臣、父、子”四字的解

释。(2)要注意“尚”“辟”“况”等字的翻译。

参考答案:(1)齐景公向孔子请教如何为政,孔子说:“国君要像国君的样子,臣子要像臣子的样子,父亲要像父亲的样子,儿子要像儿子的样子。”

(2)那些鸟兽对于不义的行为尚且知道避开,何况是我孔丘呢!

参考译文:

齐景公向孔子请教如何为政,孔子说:“国君要像国君的样子,臣子要像臣子的样子,父亲要像父亲的样子,儿子要像儿子的样子。”景公听了后说:“对极了!假如国君不像个国君,臣子不像个臣子,父亲不像个父亲,儿子不像个儿子,即使有(很多的)粮食,我怎么能吃得着呢!”有一天景公又向孔子请教为政的道理,孔子说:“管理国家最重要的是节约开支。”景公听了很高兴,打算把尼豁的田地封赏给孔子。晏婴劝阻说:“儒者这种人能说会道是不能用法来约束他们的;他们高傲任性自以为是,不能任为下臣使用;他们重视丧事、竭尽哀情,为了厚葬而不惜倾家荡产,不能让这种做法形成风气;他们四处游说乞求官禄,不能用他们来治理国家。自从那些圣贤相继离世以后,周王室也随之衰微,礼崩乐坏已有好长时间了。现在孔子讲究仪容服饰,详定烦琐的上朝下朝礼节,刻意于快步行走的规矩,这些繁文缛节,就是几代人也学习不完,毕生也搞不清楚。您如果想用这套东西来改变齐国的风俗,恐怕这不是引导老百姓的好办法。”之后,齐景公虽然很有礼貌地接见孔子,可不再问起有关礼的问题了。有一天,景公慰留孔子说:“用给季氏那样高的待遇给您,我做不到。”所以就用上卿季孙氏、下卿孟孙氏之间的待遇给孔子。齐国的大夫中有人想害孔子,孔子听到了这个消息。景公对孔子说:“我已年老了,不能用你了。”孔子于是就离开齐国,返回了鲁国。

孔子向师襄子学习弹琴,一连学了十天也没增学新曲子。师襄子说:“可以加学些新曲了。”孔子说:“我已经熟习乐曲了,但还没有熟练地掌握弹琴的技法。”过了些时候,师襄子又说:“你已熟习弹琴的技法了,可以加学些新曲子了。”孔子说:“我还没有领会乐曲的意蕴。”过了些时候,师襄子又说:“你已领会乐曲的意蕴,可以加学些新曲了。”孔子说:“我还没有体会出作曲者是怎样的一个人。”过了些时候,孔子沉静深思着什么,接着又心旷神怡显出志向远大的样子。说:“我体会出作曲者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他的肤色黝黑,身材高大。目光明亮而深邃,好像一个统治四方的王者,除了周文王又有谁能够如此呢!”师襄子恭敬地离开位给孔子拜了两拜,说:“我老师原来说过,这是《文王操》啊。”

孔子既然在卫国得不到重用。打算西游去见赵简子。到了黄河边听到窦鸣犊、舜华被杀的消息,面对着黄河感慨地叹气说:“壮美啊黄河水,浩浩荡荡多么盛大!我所以不能渡过黄河,也是命运的安排吧!”子贡赶上前去问:“冒昧地请问老师.这话是什么意思?”孔子说:“窦鸣犊、舜华两个人,都是晋国有才德的大夫。当赵简子还没有得志的时候,是依靠这两个人才得以从政的;等到他得志了,却杀了他们来执掌政权。我听说过,一个地方剖腹取胎杀害幼兽那么麒麟就不来到它的郊野,排干了池塘水抓鱼那么龙就不调合阴阳来兴云致雨了,倾覆鸟巢毁坏鸟卵那么凤凰就不愿来这里飞翔。这是为什么呢?君子

忌讳伤害他的同类啊。那些鸟兽对于不义的行为尚且知道避开,何况是我孔丘呢!”于是便回到老家陬乡休息,创作了《陬操》的琴曲来哀掉窦鸣犊、舜华两位贤人。随后又回到卫国,寄住在蘧伯玉家。

有一天,卫灵公向孔子问起军队列阵作战的事。孔子回答说:“祭祀的事我倒曾经听说过,排兵布阵的事我没有学过啊。”第二天,卫灵公与孔子谈话的时候,看见空中飞来大雁,就只顾抬头仰望,神色不在孔子身上。孔子于是就离开了卫国,再往陈国。

2014年11月29日19时

手机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