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爱师网 >

泥人张读后感(10篇)

泥人张读后感(10篇)

泥人张读后感 第1篇:

今日我读《俗世奇人》的一篇文章《泥人张》,文中主要讲泥人张捏泥人的高超技术,也靠自我的高超技术为自我的尊严扳回一局,使讽刺他的那个人一臭百年。

泥人张捏的泥人栩栩如生,和真人没什么两样,在捏泥人的行列里,他是第一,找不出第二,有第三技术也相差十万八千里。他每一天都要去酒馆看人从而捏出许许多多的人,一天他去酒馆看到张五爷,张五爷是稀客,大家都拥到他身边,张五爷说:“大家都在看我,就这泥人张在哪捏泥人,他在哪捏,在裤裆里捏”大家哈哈大笑,泥人张十分生气,就想报复他,他捏一个和张五爷一样的泥人,并出售“贱人张五爷”走过的人都哈哈大笑,张五爷觉得很丢人,就一下子把所有的张五爷和模子买去,泥人张不仅仅赚钱,还让张五爷一臭百年。

泥人张捏泥人的技艺高超,并且机智,值得我们学习。

泥人张读后感 第2篇:

这篇文章主要写的是:手艺道上的人,捏泥人的“泥人张”排第一。有第一,没第二,第三差着十万八千里。

泥人张叫张明山。常去的地方有两处。一是戏剧大观楼,一是饭馆天庆馆。那天下雨,他在天庆馆里留神吃客们模样。这时,打外边进来三个人。一位横冲直撞就往里走。“撂高的”赶紧吆喝着:“张五爷可是稀客,贵客,张五爷这儿总共三位--里边请!”

听这话,吃饭的人都瞧瞧这位张五爷。他当年为海仁卖过命,被海大人收为义子,排行老五,又叫“海张五”。但人家当面叫他张五爷,背后叫他海张五。

不会儿,就听海张五那边议论起他来。有个细嗓门说:“人家台下一边看戏,一边手在袖子里捏泥人。捏完拿出来一瞧,台上的嘛样,他捏的嘛样。”跟着就是海张五大粗嗓门说:“在哪儿捏在袖子里捏在裤裆里捏吧!”随后一阵笑,拿泥人张找乐子。

这些话所有人全都听见。人们等着瞧泥人张怎样“回报”海张五。只见人家泥人张左手伸到桌子下边,从鞋底下抠下一块泥巴。这左手摆弄起这团泥巴来;几个手指飞快捏弄,比变戏法的刘秃子的手还灵巧。海张五那边还在不停地找乐子,泥人张这边肯定把那些话在他手里这团泥土全找回来。随后手一停,把这团“叭”地一戳。

这泥人就赛把海张五的脑袋割下来放在桌上一般。瓢似的脑袋,小鼓眼,一脸狂气,比海张五还像海张五。只是仅有核桃大小。海张五看出捏的是他,他朝泥人张叫道:“这破手艺也想赚钱,贱卖都没人要。”第二天,几个小杂货摊摆出来一排排海张五的泥像,还加个身子。并且是翻模子扣的,成批生产。摊上还都贴着个白纸条,上方写着:贱卖海张五。街上的人,谁看谁乐。三天后,海张五花大价钱,才把这些泥人和泥模子全买走。泥人是没,可“贱卖海张五”这事却传一百多年,直到今儿个。

泥人张艺高胆大;海张五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自我的脚。这篇文章让我懂得道理:千万别低估别人的实力,嘲笑别人,等到别人来报复你时,你才会明白当初的做法是多么得错误。

泥人张读后感 第3篇:

今日,我和爸爸一齐去书城买书:《俗世奇人》和《百万英镑》,我像小鱼得水般,在《俗世奇人》书海里自由地游来游去。

《俗世奇人》的主要过程:本书主要讲18个奇人的传奇故事,他们是苏七块、刷子李、酒婆、死鸟、张大力、冯五爷、蓝眼、好嘴杨巴、蔡二少爷、背头杨、认牙、青云楼主、小杨月楼义结李金鏊、泥人张、绝盗、小达子、大回、刘道元好出熙,令我最难忘的是泥人张!大家看看他的绝活吧!手艺道上的人,捏泥人的“泥人张”排第一。并且,有第一,没第二,第三差着十万八千里。

泥人张大名叫张明山。咸丰年间常去的地方有两处。一是东北角的戏剧大观楼,一是北关口的饭馆天庆馆。坐在那儿,为瞧各种主角,去天庆馆要看人世间的各种主角。这后一种的样儿更多。

那天下雨,他一个人坐在天庆馆里饮酒,一边留神四下里吃客们的模样。这当儿,打外边进来三个人。中间一位穿的阔绰,大脑袋,中溜个子,挺着肚子,架势挺牛,横冲直撞往里走。站在迎门桌子上的“撂高的”一瞅,赶紧吆喝着:“益照临的张五爷可是稀客,贵客,张五爷这儿总共三位――里边请!”

一听这喊话,吃饭的人都停住嘴巴,甚至放下筷子瞧瞧这位大名鼎鼎的张五爷。当下,成立城里城外最冲得要算这位靠着贩盐赚下金山的张锦文。他当年由于未盛京将军海仁卖过命,被海大人收为义子,排行老五,所以又叫“海张五”一称。但人家当面叫他张五爷,背后叫他海张五。天津卫是做买卖的地界儿,谁有钱谁横,官儿也怵三分。

可是手艺人除外。手艺人靠手吃饭,求谁?怵谁?故此,泥人张只管饮酒,吃菜,西瞧东看,全然没把海张五当个人物。

可是不会儿,就听海张五那边议论起他来。有个细嗓门的说:“人家台下一边看戏,一边手在袖子里捏泥人。捏完拿出来一瞧,台上的嘛样,他捏的嘛样。”跟着就是海张五的大粗嗓门说:“在哪儿捏?在袖子里捏?在裤裆里捏吧!”随后一阵笑,拿泥人张找乐子。

这些话天庆馆里的人全都听见。人们等着瞧以告人胆大的泥人张怎样“回报”海张五。一个泥团儿砍过去?

只见人家泥人张听赛没听,左手伸到桌子下边,大鞋底下抠下一块泥巴。右手依然端杯饮酒,眼睛也只瞅着桌上的酒菜,这左手便摆弄起这团泥巴来;几个手指飞快捏弄,比变戏法的刘秃子的手还灵巧。海张五那边还在不停地找乐子,泥人张这边肯定把那些话在他手里这团泥土全找回来。随后手一停,他把这团往桌上“叭”地一戳,起身去柜台结帐。

吃饭的人伸脖一瞧,这泥人真捏绝!就赛把海张五的脑袋割下来放在桌上一般。瓢似的脑袋,小鼓眼,一脸狂气,比海张五还像海张五。只是仅有核桃大小。

海张五在那边,隔着两丈远就看出捏的是他,他朝着正出门的泥人张的背影叫道:“这破手艺也想赚钱,贱卖都没人要。”

泥人张头都没回,撑开伞走。但天津卫的事没有这样完的――

第二天,北门外估衣街的几个小杂货摊上,摆出来一排排海张五这个泥像,还加个身子,打磨大样坐在那里。并且是翻模子扣的,成批生产,足有一二百个。摊上还都贴着个白纸条,上头写着:贱卖海张五。

估衣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谁看谁乐。乐完找熟人来看,再一欢乐。

三天后,海张五派人花大价钱,才把这些泥人全买走,据说连泥模子也买走。泥人是没,可“贱卖海张五”这事却传一百多年,直到今儿个。读这个故事后,我也很惊奇,一大一大片的问题从我的头脑里蹦出:张明山是怎样捏泥人的呢?之后是怎样失传的......总之觉得这本书很有意思,很趣味,以后大家也能够看看哦!

泥人张读后感 第4篇:

生活是平凡的,但不是平淡的。平凡的生活中同样也是波澜起伏,妙趣横生。冯骥才教师的《俗世奇人》说得好,“手艺人靠的是手,手上就必得有绝活”,“各行各业,全有几个本领齐天的活神仙。刻砖刘、泥人张、风筝魏、机器王、刷子李等等。天津人好把这种人的姓,和他们拿手擅长的行当连在一齐称呼。叫长,名字反没人明白。仅有这一个绰号,在码头上响当当和当当响。”

在平凡的生活中,这些有“绝技”的奇人,生活会平淡吗?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手艺人靠的是手,手上就必得有绝活。有绝活的,吃荤,亮堂,站在大街中央;没能耐的,吃素,发蔫,靠边呆。这一套可不是谁家定的,它地地道道是码头上的一种活法。”

得有真本事,才不会平淡啊!没有真本事,岂只平凡、平淡,还会更加糟糕,把生活过得一塌糊涂。

我们要把平凡的生活过得不平淡。就得靠那份才艺,不只是在那时候这套是种活法,就今时今日才华也是人不可缺少的啊。

在这时代有才华的人不怕遇不上伯乐,只怕才华比不上别人。随着社会的提高,物尽天择,强者生存,弱者淘汰,这不算残酷,这只是一个事实而已。

《俗世奇人》中的奇人并不是样样精通,但他们却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受人尊敬,当今社会也是一样,我们不可能成为面面俱到的全才,但必须得有一门精通!不是有东北农民会说俄语当上翻译,下岗工人搞出先进的发明吗?

只要有一技之长,我们就会是俗世奇人。

泥人张读后感 第5篇:

《泥人张》这篇文章后,我感觉泥人张不仅仅捏泥人捏的好,并且也很聪明。他和别的做生意的人不一样,别人都期望走遍大江南北,要卖很多钱。可是他只去两个地方。一个是东北角的戏剧大观楼。另一个是北关口的饭馆天庆馆。不明白他能卖几个钱。可是今日他却在天庆馆里发生一件搞笑的事情。

海张五在天庆馆里笑话泥人张,羞辱泥人张。而泥人张却没理他。泥人张离开天庆馆时,做一个海张五的泥人。纸上写着贱卖海张五。我觉得,泥人张很聪明,泥人张明白他惹可是海张五。所以他就用别的方法对付海张五。泥人张的名字从和而来,就看他平常捏的泥人。他就是从不会捏泥人到成捏泥人的高手。他捏的泥人,就想真人一样,栩栩如生。这就看他平常的练习。就这样,泥人张就成大家心目中的捏泥人的高手。

我也要向他学习,勤学苦练。

泥人张读后感 第6篇:

在《俗世奇人》中,我明白一位名叫张明山的工艺大师,传说他所捏出的泥人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虽然张明山早已不在人世,但对他所带创出来,并流传至今的“泥人张”工艺品,我始终心驰神往。

这天,妈妈从天津回来,真的为我带来一个“泥人张”。

只见妈妈细心翼翼地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古朴而典雅的盒子,上头工整的写着“泥人张”的字样,盒盖用两只象牙签固定着,我仿佛能够体会到里面那件工艺品的做工精美。当我慢慢的打开盒盖,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张“泥人张”收藏证书,而证书背面竟然有着文学巨匠郭沫若先生对“泥人张”的评价题词,我不禁对“泥人张”的作品增添一层深深的崇敬。

我细心翼翼的捧出盒子里的泥塑,据妈妈讲这是一个反映天津传统风味小吃制作过程的作品,只见一个伙夫模样的人,身着围裙,衣服的褶皱刻画细致,面带笑容的眼神和蔼可亲,连那一颗暴牙也刻画的那样清晰,他左手拿着一碗叫“茶汤”的小吃,右手费力地托倾起一个硕大的铜壶,正往左手的碗里倾倒滚开的水,这只铜壶是最有特色的,壶嘴是一个做工精致的龙头,龙身蜿蜒连接到壶身,每片龙鳞都塑的清晰可见,壶身足足有半人那么高,妈妈说:这壶的名字就叫“龙嘴大铜壶”。

看着看着,眼前的泥塑仿佛鲜活,我犹如置身在满是吆喝声的集市里,一个人一边热情招呼着来往的客人,一边熟练的为客人冲出一碗碗美味的茶汤,龙嘴吐纳着缕缕白色的热气,龙头上的两颗艳红的绒球,随着每次的倾倒颤动不已,在这烟雾缭绕的情境里,我感受到由张明山大师开始,穿越流传百年的泥塑工艺的魅力,我相信“泥人张”的传人们会继续精湛并兴盛这门艺术,并使它永远的传承下去。

泥人张读后感 第7篇:

文中的刷子李和泥人张很神奇,那奇招绝活,让人称奇!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那浓郁的“天津风味”,读着真让人陶醉,让人过瘾!

作者会讲故事,善讲故事,就一件事也能生出万丈波澜,让人佩服!

美是眩目的,美是立体的。今日我们着重鉴赏本文的人物之奇、情节之奇、语言之奇。

刷子李”之奇就在行事奇,做派奇。他手艺出众,技艺高超,原本已在“奇人”之列,可是他为自我设立的近乎苛刻的“从业标准”更是奇崛之极。他以这样的标准使自我远远超越同行,使自我成为高山仰止的偶像。“刷子李”其实是用奇特的方式展示自我的才能,渲染自我的本领。大胆的“承诺”,充满自信,豪气干云;同时又心细如发,对于小徒弟的内心活动体察入微。

“泥人张”之奇就在手艺奇、行事奇。他技艺高妙,无人能比,独行天下;他沉稳、干练,应对他人羞辱镇定自若,胸有成算,后发制人,以独特的方式予以还击,一招制敌。这是一位个性内敛,应付从容的奇人,与“刷子李”构成鲜明的比较。

写“刷子李”,先浓墨重彩地描绘天津码头“优胜劣汰”的环境,为人物预设一个极不寻常的背景,然后再写刷子李的奇妙绝活,极力写他手艺之高――“刷浆时必穿一身黑,干完活,身上绝没有一个白点……只要身上有白点,白刷不要钱”――这是在对自我挑战,还是以特立独行显示自我的超凡出众?之后,从一个小徒弟的视角印证刷子李的真功夫,以小徒弟的心理活动为主,从半信半疑到佩服得五体投地再到灰心失望,最终还是“刷子李”自我揭开谜底:那白点原先是黑裤烧个小洞造成的!一波三折的叙事,使刷子李的“奇”得到一次次的渲染烘托。

写“泥人张”,则是开门见山,单刀直入。三言两语介绍泥人张后,便切入正题,这是一场人格的较量,也是智力的大比拼。应对海张五的挑衅,人们都等着看泥人张怎样“回报”。于是,故事有悬念。而泥人张的回报也十分奇特――用鞋上的泥捏出“一脸狂气”的海张五头像,第一回合告一段落。而海张五之后又侮辱起泥人张的手艺――这破手艺也想赚钱,贱卖都没人要!对此,泥人张居然毫无反应,但事后的“回报”更令人叫绝――次日,街上小杂摊摆出一二百个“海张五”泥像,并大书“贱卖”等字。泥人张一言不发而奇招制敌。情节虽然简单,但安排得曲折有致。

泥人张读后感 第8篇:

天津卫是然燕赵故地,血气刚烈,习风强悍。仅百余年来,凡是中华大灾大难,无不首当其冲,因生出各种怪异人物,有的在显耀上层,有的在市井民间。作者便把这些人物的怪异之处,奇闻妙事,一一记录下来。《俗世奇人》就这样构成

这其中,有治牙的华大夫;有粉刷匠“刷子李”;甚至还有专门靠卖家产,卖出的天津首富:蔡二少爷等等。正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作者笔下的俗世奇人,就是各行各业都有。这些人虽然都出生于一个平凡的世界,但每个人都有自我独特的本领,常常令人匪夷所思。在这其中,最让我佩服的,是个捏泥人的,大名张明山。

天津的手艺道上,有几个本领齐天的活神仙,刻砖刘、刷子李、风筝魏、机器王等等。天津人好把这种人的姓,和他们拿手擅长的行当连在一齐称呼。叫长,名字反没人明白,仅有一绰号在码头上响当当。而别人就称这张明山为泥人张。泥人张的绝活就在于,他捏泥人不在桌上捏,而在袖子里捏,看不见。这也是他让我最佩服的地方。我也喜欢捏泥人,从来都是往桌上摆一张图,一边看图,一边捏泥,这才能捏出个八-九不离十的。而在自我看不见的地方捏,我也试试,当然,结果可想而知。于是,我安慰自我,“泥人张”的绝活都是天赋吧!练不出来的。可是,仔细读完这本书后,我发现,书中有这样一句话:“刷子李对曹小三说‘好好学本事吧!’”看来,“泥人张”的绝活不是天赋,不是生下来就有的,而是靠自我的勤奋一点一点练出来的。可是,如果只是靠练,想要练出“泥人张”一样的本事,又有多少人能坚持下来呢?答案必须是:极少数人。所以,想练手艺,除靠“勤奋”和“刻苦”,还要有坚定的信念,相信自我必须能成功!不能半途而废,要坚持下去。

生活中,我们也是一样,不但要勤奋、刻苦的学习,并且要相信自我,坚定自我的信念。这样才会成功。

泥人张读后感 第9篇:

手艺道上的人,捏泥人的“泥人张”排第一。并且,有第一,没第二,第三差着十万八千里。

泥人张大名叫张明山。咸丰年间常去的地方有两处。一是东北角的戏剧大观楼,一是北关口的饭馆天庆馆。坐在那儿,为瞧各种主角,去天庆馆要看人世间的各种主角。这后一种的样儿更多。

那天下雨,他一个人坐在天庆馆里饮酒,一边留神四下里吃客们的模样。这当儿,打外边进来三个人。中间一位穿的阔绰,大脑袋,中溜个子,挺着肚子,架势挺牛,横冲直撞往里走。站在迎门桌子上的“撂高的”一瞅,赶紧吆喝着:“益照临的张五爷可是稀客,贵客,张五爷这儿总共三位――里边请!”

一听这喊话,吃饭的人都停住嘴巴,甚至放下筷子瞧瞧这位大名鼎鼎的张五爷。当下,成立城里城外最冲得要算这位靠着贩盐赚下金山的张锦文。他当年由于未盛京将军海仁卖过命,被海大人收为义子,排行老五,所以又叫“海张五”一称。但人家当面叫他张五爷,背后叫他海张五。天津卫是做买卖的地界儿,谁有钱谁横,官儿也怵三分。

可是手艺人除外。手艺人靠手吃饭,求谁?怵谁?故此,泥人张只管饮酒,吃菜,西瞧东看,全然没把海张五当个人物。

可是不会儿,就听海张五那边议论起他来。有个细嗓门的说:“人家台下一边看戏,一边手在袖子里捏泥人。捏完拿出来一瞧,台上的嘛样,他捏的嘛样。”跟着就是海张五的大粗嗓门说:“在哪儿捏?在袖子里捏?在裤裆里捏吧!”随后一阵笑,拿泥人张找乐子。

这些话天庆馆里的人全都听见。人们等着瞧以告人胆大的泥人张怎样“回报”海张五。一个泥团儿砍过去?

只见人家泥人张听赛没听,左手伸到桌子下边,大鞋底下抠下一块泥巴。右手依然端杯饮酒,眼睛也只瞅着桌上的酒菜,这左手便摆弄起这团泥巴来;几个手指飞快捏弄,比变戏法的刘秃子的手还灵巧。海张五那边还在不停地找乐子,泥人张这边肯定把那些话在他手里这团泥土全找回来。随后手一停,他把这团往桌上“叭”地一戳,起身去柜台结帐。

吃饭的人伸脖一瞧,这泥人真捏绝!就赛把海张五的脑袋割下来放在桌上一般。瓢似的脑袋,小鼓眼,一脸狂气,比海张五还像海张五。只是仅有核桃大小。

海张五在那边,隔着两丈远就看出捏的是他,他朝着正出门的泥人张的背影叫道:“这破手艺也想赚钱,贱卖都没人要。”

泥人张头都没回,撑开伞走。但天津卫的事没有这样完的――

第二天,北门外估衣街的几个小杂货摊上,摆出来一排排海张五这个泥像,还加个身子,打磨大样坐在那里。并且是翻模子扣的,成批生产,足有一二百个。摊上还都贴着个白纸条,上头写着:贱卖海张五。

估衣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谁看谁乐。乐完找熟人来看,再一欢乐。

三天后,海张五派人花大价钱,才把这些泥人全买走,据说连泥模子也买走。泥人是没,可“贱卖海张五”这事却传一百多年,直到今儿个。

泥人张读后感 第10篇:

手艺道上的人,捏泥人的“泥人张”排第一。并且,有第一,没第二,第三差着十万八千里。

泥人张大名叫张明山。咸丰年间常去的地方有两处。一是东北角的戏剧大观楼,一是北关口的饭馆天庆馆。坐在那儿,为瞧各种主角,去天庆馆要看人世间的各种主角。这后一种的样儿更多。

那天下雨,他一个人坐在天庆馆里饮酒,一边留神四下里吃客们的模样。这当儿,打外边进来三个人。中间一位穿的阔绰,大脑袋,中溜个子,挺着肚子,架势挺牛,横冲直撞往里走。站在迎门桌子上的“撂高的”一瞅,赶紧吆喝着:“益照临的张五爷可是稀客,贵客,张五爷这儿总共三位――里边请!”

一听这喊话,吃饭的人都停住嘴巴,甚至放下筷子瞧瞧这位大名鼎鼎的张五爷。当下,成立城里城外最冲得要算这位靠着贩盐赚下金山的张锦文。他当年由于未盛京将军海仁卖过命,被海大人收为义子,排行老五,所以又叫“海张五”一称。但人家当面叫他张五爷,背后叫他海张五。天津卫是做买卖的地界儿,谁有钱谁横,官儿也怵三分。

可是手艺人除外。手艺人靠手吃饭,求谁?怵谁?故此,泥人张只管饮酒,吃菜,西瞧东看,全然没把海张五当个人物。

可是不会儿,就听海张五那边议论起他来。有个细嗓门的说:“人家台下一边看戏,一边手在袖子里捏泥人。捏完拿出来一瞧,台上的嘛样,他捏的嘛样。”跟着就是海张五的大粗嗓门说:“在哪儿捏?在袖子里捏?在裤裆里捏吧!”随后一阵笑,拿泥人张找乐子。

这些话天庆馆里的人全都听见。人们等着瞧以告人胆大的泥人张怎样“回报”海张五。一个泥团儿砍过去?

只见人家泥人张听赛没听,左手伸到桌子下边,大鞋底下抠下一块泥巴。右手依然端杯饮酒,眼睛也只瞅着桌上的酒菜,这左手便摆弄起这团泥巴来;几个手指飞快捏弄,比变戏法的刘秃子的手还灵巧。海张五那边还在不停地找乐子,泥人张这边肯定把那些话在他手里这团泥土全找回来。随后手一停,他把这团往桌上“叭”地一戳,起身去柜台结帐。

吃饭的人伸脖一瞧,这泥人真捏绝!就赛把海张五的脑袋割下来放在桌上一般。瓢似的脑袋,小鼓眼,一脸狂气,比海张五还像海张五。只是仅有核桃大小。

海张五在那边,隔着两丈远就看出捏的是他,他朝着正出门的泥人张的背影叫道:“这破手艺也想赚钱,贱卖都没人要。”

泥人张头都没回,撑开伞走。但天津卫的事没有这样完的――

第二天,北门外估衣街的几个小杂货摊上,摆出来一排排海张五这个泥像,还加个身子,打磨大样坐在那里。并且是翻模子扣的,成批生产,足有一二百个。摊上还都贴着个白纸条,上头写着:贱卖海张五。

估衣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谁看谁乐。乐完找熟人来看,再一欢乐。

三天后,海张五派人花大价钱,才把这些泥人全买走,据说连泥模子也买走。泥人是没,可“贱卖海张五”这事却传一百多年,直到今儿个。

2020年9月14日8时
%e4%ba%86

手机触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