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www.is97.com爱师网-提供最有价值的范文写作参考资料。

有关海瑞的故事7篇

有关海瑞的故事(一):

1587年阳历11月13日,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海瑞在任所与世长辞。他是一个富有传奇性的人物,对他的生平行事就应如何评论,人们以前发生过尖锐的争执。这争执一向延续到多少年以后还会成为问题的焦点。

和很多同僚不同,海瑞不能相信治国的根本大计是在上层悬挂一个抽象的、至美至善的道德标准,而责成下面的人在可能范围内照办,行不通就打折扣。而他的尊重法律,乃是按照规定的最高限度执行。如果政府发给官吏的薪给微薄到不够吃饭,那也就应毫无怨言地理解。这种信念有他自己的行动作为证明:他官至二品,死的时候仅仅留下白银20两,不够殓葬之资。

然则在法律教条文字不及之处,海瑞则又主张要忠实地体会法律的精神,不能因为条文的缺漏含糊就加以忽略。例如他在南直隶巡抚任内,就曾命令把高利贷典当而当死的田产物归原主,因而构成了一个引起全国注意的争端。

海瑞从政20多年的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纠纷。他的信条和个性使他既被人尊重,也被人遗弃。这就是说,他虽然被人仰慕,但没有人按照他的榜样办事,他的一生体现了一个有教养的读书人服务于公众而牺牲自我的精神,但这种精神的实际作用却至为微薄。他能够和舞台上的英雄人物一样,在情绪上激动大多数的观众;但是,当人们评论他的政治措施,却不仅仅会意见分歧,而且分歧的程度极大。在各种争执之中最容易找出的一个共通的结论,就是他的所作所为无法被理解为全体文官们办事的准则。

海瑞充分重视法律的作用并且执法不阿,但是作为一个在圣经贤传培养下成长的文官,他又始终重视伦理道德的指导作用。他在著作中表示,人类的日常行为乃至一举一动,都能够根据直觉归纳于善、恶两个道德范畴之内。他说,他充当地方的行政官而兼司法官,所有诉讼,十之六七,其是非能够立即判定。只有少数的案件,是非尚有待斟酌,这斟酌的标准是:

“凡讼之可疑者,与其屈兄,宁屈其弟;与其屈叔伯,宁屈其侄。与其屈贫民,宁屈富民;与其屈愚直,宁屈刁顽。事在争产业;与其屈小民,宁屈乡宦,以救弊也。事在争言貌,与其屈乡宦,宁屈小民,以存体也。”用这样的精神来执行法律,确实与“四书”的训示相贴合。但是他出任文官并在公庭判案,上距“四书”的写作已经两千年,距本朝的开国也已近两百年。与海瑞同时的人所不能看清楚的是,这一段有关司法的推荐恰恰暴露了我们这个帝国在制度上长期存在的困难:以熟读诗书的文人治理农民,他们不可能改善这个司法制度,更谈不上保障人权。法律的解释和执行离不开传统的伦理,组织上也没有对付复杂的因素和多元关系的潜力。

有关海瑞的故事(二):

坚持原则,不畏权贵

海瑞不仅仅严格要求自己和属下,还一视同仁地对待上级,不畏权贵。

海瑞任知县当年,总督胡宗宪的公子路经淳安。据说这位胡公子一飘过来,各地都是按一二百两银子(略低于巡抚)的规格接待的,府县长官不仅仅出面宴请和出城迎送,还要孝敬银子。然而到了淳安,知县不仅仅不出面,驿丞(近似招待所所长兼邮政局长)还仅以五六钱银子的规格来接待他,胡公子之怒可想而知,他大发淫威,令人将驿丞绑了,倒着吊了起来。海瑞闻讯,立即令人将他拘押,没收了他携带的数千两白银,并将他押送至总督衙门,附信一封称:此胡公子必系假冒,因总督大人节望清高,不可能有这样的不肖之子,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金银财物。海瑞这样做,胡总督也并未怪罪他。

两年后,都御史鄢懋卿奉旨清理盐税。这位钦差大臣是个贪官,大权在握,各地官员自然招待周全,不敢怠慢。而钦差大臣也爱沽名钓誉,行前发出通令,标榜节俭,说自己“素性简朴,不喜承迎”。这样的官样文章地方官早已司空见惯,又岂会当真。但海瑞却毫不含糊,在鄢懋卿抵达淳安之前,海瑞派人送去禀帖,说钦差大臣你一飘过来,各处皆有酒席,每席费银三四百两,供应奢华,连溺器都是银的。海瑞还提醒说:大人你如果不能拒绝地方官这样的恭维,将来势必无法做到公事公办,难以完成皇上的重托。鄢懋卿接到禀帖以后,就绕道他去,没敢进入淳安,而淳安百姓也免去了一场浩劫。

都说公款吃喝难以杜绝,最难的恐怕还是由于要接待上级,而海瑞不畏权贵、一视同仁的做法无疑给我们树立了一好榜样。

海瑞是一个恪守圣人之道并坚持身体力行的人,始终坚持为官一处,造福一方,真正做到了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处处为老百姓着想。他为官清廉,政绩突出,享誉朝野,入仕虽晚(41岁),但很快就从一个不入流的小吏升任知县(45岁),又较快升任巡抚(56岁),并且管辖的是全国最富庶的江南地区,这对于一个仅仅举人出身的官员来说是破天荒的。但是,也正是由于他“摧豪强,抚穷弱”,处处维护百姓的利益,又使他严重触犯了官僚集团的利益,最后招致朝野官员群起而攻之。57岁那年,他当巡抚仅8个月就被免职,接下来是长达15年的退隐生涯。72岁时才复出,但又多次被参劾,只因得到皇帝的“优容”才未被免职。

海瑞就是这样一位清官,他不惜得罪权贵,也要维护百姓的利益,以至于他在封建官僚集团和平民百姓之中具有两种完成不同的形象。一种是怕他:当年他出任巡抚的消息刚传出,人还没到任,当地许多官员就已自动离职,豪强之家纷纷把朱漆大门改成黑色,连驻地的织造太监也把轿夫由8人减至4人,其声威可见一斑。但另一方面,海瑞的政治措施及清廉作风却深得百姓的拥护和爱戴。他死后,从江上归葬时,南京的市民生意都不做了,纷纷去为他送行,长江沿岸挤满了穿戴白衣帽的百姓,人们失声痛哭,把酒酹江,延绵一百多里。

有关海瑞的故事(三):

厉行节约,反对奢侈

海瑞本人十分节俭,对下属也严格约束,除了严禁收受各种“灰色收入”外,连公费支出也大为减少。淳安地处交通要冲,过境官员士大夫很多。按照当时流行的规格:一般官员飘过,大概需驿费(招待费)二三十两银子,折合这天人民币6-7千元;如果督抚大员飘过,需银三四百两,近10万元人民币。明朝时,官府并无此项经费预算,都是由当地百姓负担。海瑞做知县前,淳安县每年的驿费开支高达白银12000多两,百姓每丁需纳银三两五钱。海瑞到任后,调整了标准:一般官员过境接待费为五六钱银子;如果督抚大员,可再增加二钱银子。一年下来,淳安的驿费仅需银900多两,每丁仅纳银二钱五分,为此前的7%。仅此一项,每年向百姓少征1万多两白银。9年后,海瑞出任应天巡抚(近似省委书记兼省长),发布《督抚条约》36款,规定:巡抚出巡时,府县官员不得出城迎接,伙食标准为每一天纹银二至三钱;境内公文,一律使用廉价纸张;境内的若干奢侈品要停止制造……

公款消费历来都是腐败的重灾区,海瑞从知县到巡抚,始终坚持厉行节约,严禁奢侈浪费,真是一位建设节约型社会的好典型。

有关海瑞的故事(四):

海瑞的故事:冒死谏皇帝

明世宗为人猜忌刻薄,凡是敢于说真话,如杨继盛这样爱提意见的官员,不是被杀头、监禁,就是被革职、充军。因此,之后没有人再敢批评他。但是到嘉靖四十五年,晚年的明世宗遇到一个不怕死,敢于揭他痛处的官员――海南琼山人海瑞。

此时,严嵩父子虽然倒了台,但贪污腐化,吏治败坏的风气没有丝毫改变,明世宗仍然沉溺在求仙问药之中。老百姓越来越穷困。海瑞当时任户部主事,他要上一道奏章,期望皇帝从迷信中醒悟过来。

他明白,奏章呈上去,就会有杀身之祸。但他决心已下,就事先遣散了家人,安排好后事,又给自己买了棺材,诀别了妻子,才将他的奏章呈进宫去。

明世宗倒是耐着性子读完了他的奏章。但是他越看越气。那上面写道:

“陛下即位之初确做过些好事,但是之后却沉溺在神仙和仙药中,追求长生不老。但是尧、舜、禹、汤、文、武这些古圣贤,还有秦、汉那些自称有仙术的方士,至今还有在的吗陛下叫人到处采购炼丹的药材,又大兴土木,修建道宫,耗尽了民脂民膏,弄得民穷财尽。怪不得现今老百姓都说:陛下年号叫“嘉靖”,是家家户户干干净净的意思。陛下二十多年不上朝,滥派官职,跟亲人、官员不见面,猜忌、杀戮臣下,弄得国弱民穷,君道不正,臣职不明,形势十分严重。陛下自比为尧、舜,臣下以为连汉文帝都不如……”

明世宗气得七窍生烟,将奏章狠狠地摔在地上,大喊道:“赶快把这个家伙抓起来,别让他逃跑了!”

宦官黄锦说:“听说这个人不怕死,做官清廉。他自知触犯陛下,活不成了,已经安排好后事,准备好棺材,不会逃跑的。”

明世宗沉默半晌,再将奏章拾起反复阅读,觉得海瑞的话多少有些道理,自言自语连声叹息说:“这个人倒像比干,只是朕还没有商纣王那么坏吧!”他好几个月没有作批复。

但明世宗之后还是下旨将海瑞抓了起来。但是,才过了两个月,明世宗就死了。他的儿子明穆宗即位,才将他放出监狱,恢复了官职。

海瑞,号刚峰。小时候家中很贫穷,所以他能体会穷人的痛苦。他没中过进士,开始仅做县学的教谕(学官)。到任后,他就革除学生向教官送礼送酒食的习俗。提学御史视察县学,县官与其他教官迎接时都下跪,唯独海瑞不下跪,只作揖。他说:校园是教学的地方,不是衙门,教师不该给长官下跪。

之后海瑞做浙江淳安知县,带头废除官员们许多滥收的费用,又严格执行迎来送往时不许铺张浪费、不许赠送礼物的规定。有一回,严嵩死党鄢懋(yānmào)卿以御史的身分,到江南视察,他表面上发出文告,叫地方官员不要送礼,不要铺张浪费,实际上却暗示要吃山珍海味,要收受好处。

消息传到淳安,海瑞自然不愿迎合他。他亲自给鄢懋卿写了封信,说:“读了大人的文告,明白大人喜欢简朴、不爱拍马屁。我相信大人说的都是真心话。但是我听说,大人南下,沿途各处都为大人办了丰盛的酒席,每桌三四百两银子,很阔绰,连便壶都是银子做的。这大约是那些地方官员没有真正领会大人的本意,以为大人心口不一,实际是个喜欢巴结,讲究排场的浮华之徒吧”

鄢懋卿气得脸发红,手发抖,但只好不去淳安了。

还有一次,浙江总督胡宗宪的儿子飘过淳安,嫌驿馆招待不周,将管事人倒吊起来殴打。

衙役慌慌张张跑到县衙门禀报。海瑞说:“有办法对付。”便带着衙役来到驿馆,叫人先将胡公子抓起来,又从他的行李中搜出几千两银子。胡公子大喊大叫:“海瑞,你好大胆,敢抓堂堂总督公子!”

海瑞笑着说:“总督大人有布告,再三告诫属下各州县,迎接上官,不得铺张。这个人如此猖狂,还有大批来历不明的银子,必须是冒充的胡公子,败坏总督的名声,务必严办!”他命令将银子收进国库,另写了封信,连人送到杭州,请胡宗宪发落。胡宗宪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将自己儿子臭骂了一顿。

公元1569年,海瑞出任江南巡抚。有钱有势的人家,听说海瑞来了,都夹紧了尾巴,有的躲避到别的地方去,有的把自己朱红的大门漆黑,减少人们的注意。海瑞强迫那些拥有超多土地的豪强大户将强占的土地退出来,分给穷人,而且先拿当朝首辅徐阶家开刀。他还领导疏浚了苏州的吴淞江、常熟的白茆(máo)河。

海瑞的施政措施,获得民众拥护,却遭到官僚地主的反对。由于不断遭到排挤,海瑞被迫辞官回到家乡。公元1583年,他才被起用为南京吏部右侍郎,这时他已是七十二岁的老人了。但他仍勤勉地操劳着,直到死在任上。

他一生没有置过田产。死时,家中只有十多两俸银。还是同僚凑钱为他办的丧事。

有关海瑞的故事(五):

海瑞(1514-1587),明代著名政治家。海南琼山人,字汝贤,自号刚峰。祖上从福建晋江垵边(广西杂志有载)迁居海南琼山海厝。他自幼攻读诗书经传,博学多才,嘉靖二十八年(1550年)中举。初任福建南平教渝,后升浙江淳安和江西兴国知县,推行清丈、平赋税,并屡平冤假错案,打击贪官污吏,深得民心。嘉靖四十一年(1562),以罢官抗逆显于后世的明代廉吏海瑞任诸暨知县;

嘉靖四十五年任户部云南司主事,上书批评世宗迷信巫术,生活奢华,不理朝政等弊端,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户部主事海瑞买棺材,别妻子,散童仆,以死上疏,劝说世宗不要相信陶仲文这班方士的骗术,应振理朝政,因而激怒世宗,诏命下狱论死。遭迫害入狱。宰相徐阶力救海瑞,黄光升则把海瑞上疏比拟儿子骂父,以减轻罪责,并乘机把海瑞留在狱中,营护海瑞甚力,直至同年十二月世宗驾崩,穆宗即位,才奏请释放海瑞出狱。世宗死后获释。隆庆三年(1569年)调升右佥都御史,他一如既往,惩治贪官,打击豪强,疏浚河道,修筑水利工程,并推行一条鞭法,强令贪官污吏退田还民,遂有“海青天”之誉。后被排挤,革职闲居16年。万历十三年(1585年),重被起用,先后任南京吏部右侍郎、南京右佥都御史,力主严惩贪官污吏,禁止循私受贿,海瑞及闻潘湖黄光升卒,悲伤至极,带病前来晋江奔丧。后病死于南京。

海端一生居官清廉,刚直不阿,深得民众的尊敬与爱戴。据说听到他去世的噩耗时,当地的百姓如失亲人,悲痛万分。当他的灵柩从南京水路运回故乡时,长江两岸站满了送行的人群。很多百姓甚至制作他的遗像,供在家里。关于他的传说故事,民间更广为流传。后经文人墨客加工整理,编成了著名的长篇公案小说《海公大红袍》和《海公小红袍》,或编成戏剧《海瑞》、《海瑞罢官》、《海瑞上疏》等。海瑞和宋朝的包拯一样,是中国历史上清官的典范、正义的象征。

海瑞代理南平县教谕时,御史到学宫,部属官吏都伏地通报姓名,海瑞单独长揖而礼,说:“到御史所在的衙门当行部属礼仪,这个学堂,是老师教育学生的地方,不应屈身行礼。”

迁淳安知县,穿布袍、吃粗粮糙米,让老仆人种菜自给。总督胡宗宪曾告诉别人说:“昨日听说海县令为老母祝寿,才买了二斤肉阿。”

 

胡宗宪的儿子飘过淳安县,向驿吏发怒,把驿吏倒挂起来。海瑞说:“过去胡总督按察巡部,命令所飘过的地方不要供应太铺张。此刻这个人行装丰盛,必须不是胡公的儿子。”打开袋有金子数千两,收入到县库中,派人乘马报告胡宗宪,胡宗宪没因此治罪。都御史鄢懋卿巡查飘过淳安县,酒饭供应的的十分简陋,海瑞高声宣言县邑狭小不能容纳众多的车马。懋卿十分气愤,然而他早就听说过海瑞的名字,只得收敛威风而离开,但他嘱咐巡盐御史袁淳治海瑞和慈溪和县霍与瑕的罪。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户部主事海瑞买棺材,别妻子,散童仆,以死上疏,劝说世宗不要相信陶仲文这班方士的骗术,应振理朝政。

嘉靖皇帝读了海瑞上疏,十分愤怒,把上疏扔在地上,对左右说:“快把他逮起来,不要让他跑掉。”宦官黄锦在身旁说:“这个人向来有傻名。听说他上疏时,自己明白冒犯该死,买了一个棺材,和妻子诀别,在朝廷听候治罪,奴仆们也四处奔散没有留下来的,是不会逃跑的。”皇帝听了默默无言。过了一会又读海瑞上疏,一天里反复读了多次,为上疏感到叹息,只得把上疏留在宫中数月。曾说:“这个人可和比干相比,但朕不是商纣王。”正遇上皇帝有病,情绪闷郁不高兴,召来阁臣徐阶议论禅让帝位给皇太子的事,便说:“海瑞所说的都对。朕此刻病了很长时间,怎能临朝听政。”又说:“朕确实不自谨,导致此刻身体多病。如果朕能够在便殿议政,岂能遭受这个人的责备辱骂呢?”遂逮捕海瑞关进诏狱,追究主使的人。

宰相徐阶力救海瑞,黄光升则把海瑞上疏比拟儿子骂父,以减轻罪责,并乘机把海瑞留在狱中,营护海瑞甚力,直至同年十二月世宗驾崩,穆宗即位,才奏请释放海瑞出狱。世宗死后获释。

嘉靖皇帝刚死,外面一般都不明白。提牢主事听说了这个状况,认为海瑞不仅仅会释放而且会被任用,就办了酒菜来款待海瑞。

海瑞自己怀疑应当是被押赴西市斩首,恣情吃喝,不管别的。主事因此附在他耳边悄悄说:“皇帝已经死了,先生此刻即将出狱受重用了。”海瑞说:“确实吗?”随即悲痛大哭,把刚才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晕倒在地,一夜哭声不断。被释放出狱,官复原职,不久改任兵部。提拔为尚宝丞,调任大理。

隆庆元年,徐阶被御史所弹劾,海瑞上言说:“徐阶侍奉先帝,不能挽救于神仙的失误,惧怕皇威持续禄位,实在也是有这样的事。然而自从主持国政以来,忧劳国事,气量宽宠能容人,有很多值得称赞的地方。齐康如此心甘情愿地充当飞鹰走狗,捕捉吞噬善类,其罪恶又超过了高拱。”人们赞成他的话。

经历南京,北京左、右通政。隆庆三年夏天,以右金都御史身份巡抚应天十府。属吏害怕他的威严,贪官污吏很多自动免去。有显赫的权贵把门漆成红色的,听说海瑞来了,改漆成黑色的。宦官在江南监织造,因海瑞来减少了舆从。海瑞一心一意兴利除害,请求整修吴淞江、白茆河,通流入海,百姓得到了兴修水利的好处。

海瑞早就憎恨大户兼并土地,全力摧毁豪强势力,安抚穷困百姓。贫苦百姓的土地有被富豪兼并的,大多夺回来交还原主。徐阶罢相后在家中居住,海瑞追究徐家也不给予优待。推行政令气势猛烈,所属官吏恐惧奉行不敢有误,豪强甚至有的跑到其他地方去躲避的。

海瑞的刚正让达官贵人惶惶不安,也注定了他的任期不可能很长。果然,没过多长时间,海瑞就被革职回乡。事实上,在官场上,海瑞始终是孤独甚至是孤立的。纵观海瑞的一生,自40岁步入官场,到74岁病逝在任上,前后历经34年。在这34年里,他被“罢官”或主动辞职的时间长达16年。

有关海瑞的故事(六):

海瑞

一代清官――海瑞

海瑞(1514-1587),明代著名回族政治家。海南琼山(今海口)人,字汝贤,自号刚峰。他自幼攻读诗书经传,博学多才,嘉靖二十八年(1550年)中举。初任福建南平教渝,后升浙江淳安和江西兴国知县,推行清丈、平赋税,并屡平冤假错案,打击贪官污吏,深得民心。嘉靖四十五年任户部云南司主事,上书批评世宗迷信巫术,生活奢华,不理朝政等弊端,遭迫-害入狱。世宗死后获释。隆庆三年(1569年)调升右佥都御史,他一如既往,惩治贪官,打击豪强,疏竣河道,修筑水利工程,并推行一条鞭法,强令贪官污吏退田还民,遂有“海青天”之誉。后被排济,革职闲居16年。万历十三年(1585年),重被起用,先后任南京吏部右侍郎、南京右佥都御史,力主严惩贪官污吏,禁止循私受贿,两年后病死于南京。

海端一生居官清廉,刚直不阿,深得民众的尊敬与爱戴。据说听到他去世的噩耗时,当地的百姓如失亲人,悲痛万分。当他的灵柩从南京水路运回故乡时,长江两岸站满了送行的人群。很多百姓甚至制作他的遗像,供在家里。关于他的传说故事,民间更广为流传。后经-文人墨客加工整理,编成了著名的长篇公案小说《海公大红袍》和《海公小红袍》,或编成戏剧《海瑞》、《海瑞罢官》、《海瑞上疏》等。海瑞和宋朝的包拯一样,是中国历史上清官的典范、正义的象征。在百家讲坛听完郦波教授讲的抗倭英雄戚继光后,仿佛上了瘾,又之后听了他讲的清官海瑞的故事。故事分8讲,从海瑞初入仕途讲起,讲到海青天断案、一身傲骨、抬棺骂嘉靖、奇特的报恩、名震江南、直到沉浮十六载、海瑞之死,简短的8讲,生动地勾勒出海瑞居官清廉、刚正不阿、忠心耿耿、爱民护民的清官形象,令人肃然起敬。

海瑞的故事,从1965年11月文痞姚文元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开始,其清官形象就印入我的脑海里,1993年7月,我还专程到海口市拜谒过海瑞墓。此次郦波的最后两讲尤其令人震撼,发人深思。

在海瑞视为知己的张居正担任宰相期间,个性是在其推行改革急需用人之际,海瑞居然在海南老家种菜赋闲十六载。事实充分说明当政的大小官员并不喜欢清官,更容不下海瑞。因为海瑞的忠君爱民的思想及其所作所为在客观上保护了平民的利益同时,也损害了统治者及地主阶级的利益。这就证明,在封建专制社会里,依靠清官保护老百姓是行不通的。

张居正一死,万历皇帝开始清算,72岁的海瑞得以复出。在南京右佥都御史任上,年迈的海瑞打黑除恶,整饬吏治,大震民心。但是在74岁死后,所存银两尚不够买一副棺材,同事们只得凑钱安葬。大宋王朝曾实行高-薪-养-廉,结果贪官未绝;明代实行低薪养廉,结果贪腐更甚。正反两例说明,靠低薪或高-薪-养-廉都是行不通的。

我突然想到,不久前有媒体称,在美国是很难找到贪官的。为什么一是官员有选民票决,一有异常即被罢免;二是贪腐成本太高,令官员望而生畏。在那个“天才设计、傻瓜运行”的制度下,我们举全党全国之力教育官员要廉政为民的千百种经验、万千种办法派不上用常

有关海瑞的故事(七):

扶棺进谏

明朝后期,官场腐败,世道险恶,使得海瑞愁眉不展,忧心忡忡。海瑞开始琢磨怎样给嘉靖皇帝写奏疏。入夜,海瑞拉上窗帘,点亮油灯,铺开笔墨纸砚,伏案疾书。

海瑞在奏折中替民请愿:升仙求道邪术,纯粹是无稽之谈,祸国殃民,有百害而无一利,劝诫嘉靖革除仙术弊端。

奏折中,海瑞还引用了一句流传在民间的讥讽:“嘉靖嘉靖,把家家户户弄得干干净净。”

奏折洋洋洒洒写了一大本。海瑞又仔细修改,反复推敲,最后誊抄定稿。写完这份奏折,海瑞的心犹如走过一次地狱,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他最后又看了一遍奏折,只觉得字字匕首,句句利剑,便把几句刺耳的词句稍作修饰,以便昏君能听得下去。

写好奏疏,海瑞计划寻找进谏的机会。他找到好友王洪海,将后事托付给这位值得信赖的朋友。

“洪海兄,你是我的多年旧交,我海瑞有事不瞒你。明天空上朝,我将给圣上呈交一份针砭时弊的奏折,必然会触怒圣上。圣上若判我死罪,家中后事还请洪海兄相助料理。”海瑞诚恳地说。

“不行阿,圣上有言在先,明日早朝,只准表贺成仙成道之事,不准谈论政事,违者斩首。刚峰兄执意触君,凶多吉少阿。”王洪海提醒道。

“洪海兄不必多虑,我早已准备好一口棺材,生死早已置之度外。老母和妻子不服京城水土,我已安置在琼山老家。如果海瑞身遭不测,只求洪海兄关照料理后事,安慰琼山老母,请求她老人家宽恕海瑞的不孝之罪!”

应对如此耿直忠义之臣,王洪海还能说什么呢?他只能反复提醒海瑞留意谨慎,见机行事,并答应鼎力相助,以尽故交之谊。

海瑞买好棺材,安排好后事,沉着冷静,只待上奏谏君。

第二天设了早朝,这是嘉靖皇帝20多年来的第一次。原先,嘉靖皇帝迷信仙术,四处派人访求长生不老之术。

奸滑的道士投其所好,给嘉靖皇帝买来一对白兔,说若是玉兔生子,皇帝就可成道成仙。结果玉兔果然生子,嘉靖皇帝命文武百官设早朝庆贺。

四更时分,前来祝贺的文武官员早已恭恭敬敬地等候在朝房前面。为了写好贺表奏章,不少官员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巴不得把天下最肉麻的溢美之词献给皇上,以求加官进爵。

钟鼓齐鸣,欢呼山动,嘉靖皇帝在太监、宫娥、道士的簇拥下走进早朝大殿,坐上那个象征着皇权和威严的宝座。

海瑞看了一眼远处的嘉靖皇帝,坐在九龙御座上,神情倦怠,疲惫不堪,就像一具行将就木的僵尸。这样的昏君,再也不能让他误国误民了!

“启禀万岁,臣海瑞有本启奏一”这一声如惊雷滚过大殿,洪钟之声压倒了那些阿谀之臣“嗡嗡嗡”的声音。

那一声惊雷般的大喊差点让嘉靖皇帝从御座上跌下来,他睁开昏花的眼睛,有气无力地说:“将奏章呈上来。”他在准奏的一瞬间就对海瑞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反感。

那份呕心沥血写成的奏折,此刻在海瑞手里显得十分沉重。

他一字一句朗声读来,词恳意切,句句打动了殿中的文武百官。开头还有几句顺耳的话,到之后,嘉靖皇帝越听越纳闷,怎样通篇没有一句升仙成道的词句?

嘉靖皇帝不愿再听下去,他让海瑞退下,吩咐太监把那份奏折带回后宫。“退朝――”嘉靖皇帝有气无力地说。

奏折总算递上去了,海瑞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退朝回来,海瑞来到好友王洪海家里。王洪海担心地埋怨道:“当年杨继盛也没敢直接指责万岁,就那样也惨遭杀害,你难道真的不怕圣上赐死吗?”

“王兄言之有理。”海瑞坦然地说:“这次上书是冒死进谏,我已备好棺木,为了朝廷社稷,死不足惜。”

第二天,海瑞就被锦衣卫关进大狱。宰相徐阶出于多方思考,多次为海瑞求情,也未能奏效。4天以后,何以尚闯宫谏君,为海瑞鸣冤,也当即被收进大狱,和海瑞关在一齐。

嘉靖皇帝迷信邪术,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但是他还是打算处死海瑞。此外,刑部也拟了一份将海瑞斩首的奏疏和圣旨。这道奏疏和圣旨经过徐阶手里时,正值嘉靖皇帝病重不起,徐阶冒着欺君之罪把奏疏和圣旨有意搁置下来了。

不久,嘉靖皇帝呜呼哀哉,果真升天了。徐阶等人扶持太子登基,宣布大赦天下,并以先帝遗诏的名义把海瑞、何以尚等释放出狱,官复原职。

powered by 爱师网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2017 Is97.Com - 京ICP备06060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