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www.is97.com爱师网-提供最有价值的范文写作参考资料。

孙策怎样死 的历史中孙策之死的真正死因

孙策怎么死的

阅读精选(1):

孙策怎样死的?据说是在一次狩猎中为刺客所伤,不久后身亡,年仅二十六岁。事情就只是这么简单吗,是否另有隐情?刺客会是谁,因何事刺杀孙策?孙策和孙权关系又如何?下面我们一齐来看看孙策之死究竟是否蕴藏着什么玄机。

孙策与孙权性格各异,在战略观点上矛盾很大,孙权要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务必夺取孙策的权位。加之外界的影响,很可能谋杀孙策。在《三国志·吴书·孙策传》中,陈寿对孙策的评价是:“策英气杰济,猛锐冠世,览奇取异,志陵中夏。然皆轻佻果躁,陨身致败。”他指出了孙策力能胜人,有“小霸王”式的刚猛之气;又指出了他性情浮躁、不会用人等特点。

张(纟龙)劝道:“夫主将乃三军之所系命。不宜轻敌小寇,愿将军自重。”孙策却无可奈何地说:“先生之言如金石,但恐不亲冒矢石,则将士不用命耳。”由此就可看出问题有多么严重,军中诸将对他的态度持有异议。之后,孙策在丹徒西山猎鹿时,众将和从人迟迟在后,策遇到许贡三客行刺,只身徒手力敌,以致“被伤至重”。孙权却不像这样。陈寿在《三国志·孙权传》中的评价是:“孙权屈身忍辱,任才尚计,有勾践之奇,英人之杰矣。故能自擅江表,成鼎峙之业。””像孙策这人,整年在外带兵征战,行止不定、刺客怎知他的行踪。再说孙策出外打猎。外人很难知晓,许家三客又怎样会在那里守株待兔呢在时间、地点及人数上都好像是有人事先做了安排,这难道不令人怀疑吗

从孙权对家庭成员的态度来看,孙策之死也有不少可疑之处。据《三国志·孙坚传》上说:“坚四子:策、权、翊、匡。”裴松之注引虞喜《志林》上说:“坚有五子:策、权、翊、匡,吴氏所生;少子朗,庶生也,一名仁。”据后人考证:孙坚有五子较为可靠。

我们已经明白孙策是被人刺杀的,孙权坐领了江东,而孙翊及其他兄弟却很少提到。我们先来看一看孙翊。《三国志·吴书·孙翊传》上说:“孙翊,字叔弼,权弟也,骁悍果烈。有兄策风。”裴松之注引《典略》上也记载:“翊名俨,性似策。策临卒,张昭等谓策当以兵属俨,而策呼权,佩以印绶。”从中可看出,孙策死后,继兄位的能够是孙权。还有能够是孙翊。孙翊为什么没有能够继承兄位呢之后,孙翊也像长兄一样被人刺杀,刺客却是自己的从人边洪。[由整理]

据《三国志·孙翊传》上记载:“初,孙权杀吴郡太守盛宪,宪故孝廉妫览、戴员亡匿山中,孙翊为丹扬,皆礼致之。览为大都督督兵,员为郡丞。”这样,就可看出,孙权要杀妫览、戴员二人,可孙翊却礼遇他们,予以重用,孙翊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孙翊对妫览、戴员二人有恩,他们又怎会杀恩人孙翊,除掉自己的保护伞呢在《三国志》中,妫览、戴员二人并无叛意,后孙权派孙河前去责怒二人,他们觉得:“伯海(即孙河)与将军疏远,而责我乃耳。讨虏若来,吾属无遗矣。”才被迫叛反。北迎刘馥。

裴松之注引《吴历》的话:“翊出入常持刀,尔时有酒色。空手送客,洪从后斫翊,郡中扰乱。无救翊者,遂为洪所杀,进走入山。徐氏购募追捕。中宿乃得,览、员归罪杀洪。”这中间疑问很多,刺杀者为什么会是身边的从人他怎会成为孙翊家中的亲兵呢他为什么要杀孙翊整个郡中怎会无一人来救

孙朗在《三国演义》中只在第七回出现一次。《三国志》中也无孙朗,从裴松之所注引的书籍来看,《三朝录》及虞喜《志林》中,实有孙朗其人。而且在裴松之注引《江表传》上说:“曹休出洞口,吕范率军御之。时匡(朗)为定武中郎将,(遣)【违】范令放火,烧损茅芒,以乏军用,范即启送匡还吴。权别其族为丁氏,禁固终身。”其中的孙匡实是孙朗。可能因为他被“禁锢终身”的原因,也就被人遗忘了。可孙权又为何因一次战役胜负,就把自己的庶生弟弟别族禁锢呢

这样看来,孙家五兄弟中,孙策、孙翊被人刺杀,孙匡死得不明不白,孙朗被孙权囚禁终生,这难道还不令人深疑吗另外孙权的三个父叔中,孙静和孙贲都无意仕途,皆死于家中;孙辅只因遣使到曹操那里,就被孙权关了起来。据《三国志·孙辅传》上说:“(孙辅)遣使与曹公相闻,事觉,权幽系之,数岁卒。”另外像孙韶“不进见者十余年。权还建业,乃得朝觐。”像这样。还不令人怀疑吗

东吴聚集文武大臣有两个高峰时期:一是孙策借兵起家,到占据江东这段时期,来投奔的文人有朱治、吕范、张昭、张(纟龙)、虞翻等人;周瑜、蒋钦、周泰、陈武、董袭、太史慈、凌操等良将也纷纷前来效力。二是孙策死后到孙权征讨黄祖一段时期,先后有鲁肃、诸葛瑾、顾雍、阚泽、严唆、步骘、程秉、薛综、陆绩、张温、朱桓等文士来投;还招收了吕蒙、陆逊、徐盛、潘璋、丁奉、甘宁等将士。从孙权用人来看。朝廷内外大权基本上是掌握在后一批人手中。

阅读精选(2):

孙策是怎样死的孙策为何英年早逝

孙策,三国时期江东集团的东吴的奠基人,他是孙坚之子,东吴的开国皇帝孙权的兄长,关于孙策,那可真是英雄出少年的最佳代表,年方十七就随欺负孙坚带兵出战,被誉为江东小霸王,只可惜就是死得早,那么,明白孙策是怎样死的吗孙策为何会英年早逝呢带上问题小编将在下文为大家一一揭晓。

孙策是怎样死的孙策为何英年早逝

孙策是怎样死的

关于孙策是怎样死的据《江表传》中记载,许贡上表给汉帝,许贡死后,其门客潜藏在民间,寻机为他报仇,在一次打猎中被暗算中毒箭。后毒迸发而死。另外还有一说是三国演义中这样描述的,是三个门客所杀,但真实的历史也许不是这样,很多历史学家认为是曹操派出的刺客,冒充许贡的门客,这样不至于激怒江东。

但是,针对孙策之死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孙权为了夺权进而还是孙策。因为孙策死后孙权获利最多。

孙策为何英年早逝

《三国演义》中说吴郡太守许贡上表,推荐将孙策召到京师软禁起来,这个策略实施的可能性大约为零,孙策是肯定不会应诏的,曹操也做不出这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那么这个上表的实质就是:许贡要向曹操证明心迹,他是忠于朝廷,忠于曹公的。

孙策之死许贡之说

许贡上表事件发生得恰逢其时,既然在江东有这样一个孙策的反对派,事情就好办了,尽管许贡的上表被孙策截获,许贡势力也随后遭到了摧毁性的打击,但这并不影响曹操势力借此遏制孙策,这一点,从中情局的对华政策上能够得到足够的启发。

演义中说孙策绞杀许贡之后,“贡家小尽皆逃散。有家客三人,要与许贡报仇,恨无其便。”,所谓恨无其便,是指找不着下手的机会,但我们明白,最终三人还是得手了,从恨无其便到行刺得手,中间必然暗藏玄机。这便不得不让人想到郭嘉的话,郭嘉这番话是从许昌来人的口中转述的,嘉靖本和毛本资料略有不同,但大意差不多,大意便是:孙策不足惧也,轻而无备,性急少谋,乃匹夫之勇耳,他日必死于小人之手。

孙策是怎样死的孙策为何英年早逝

这话传到孙策耳中时,刺杀事件已经发生了,尚在养伤的孙策听到后是大怒曰:“匹夫安敢料吾!射吾者,必曹之谋也!吾誓取许昌,以迎汉帝!”

孙策之死曹操之说

为什么孙策会认为在这起刺杀事件中曹操脱不了干系我们有必要提到孙策被刺过程中的一个小细节:策方举辔而行,一人拈枪望策左腿便搠。孙策大喝,急取所佩之剑就立刻砍去,剑举忽坠,止存剑靶在手。一人拈弓搭箭,射中孙策面颊。

这个细节充分说明一点,这次行刺是经过了精心策划的,甚至连孙策随身所带的佩剑都被动了手脚。我们不免要怀疑,许贡的这三个家客,有这样的潜力吗能够将魔爪伸到孙策的身边,这是怎样的一股势力那个在孙策佩剑上做手脚的人又会是谁

孙策之死孙权之说

有人怀疑这件事与孙权有关,因为孙权是一个权力欲望十分强的人,孙策死后,孙权是最大的受益者。笔者以为,尽管孙权在这件事中获得很大的利益,但其时孙权尚且年幼,何况此事有违人伦,孙权从中作祟的可能性不大。但这个大胆的观点也启发了笔者,既然连孙权都能够怀疑,那还有谁不能怀疑呢

孙策是怎样死的孙策为何英年早逝

在笔者看来,谁是江东最大的投降派,谁就是重大嫌疑人。联想到赤壁大战之前张昭对于投降的热衷,一个大胆的猜想也由此产生:

郭嘉对孙策之死的预料,能够被看作是对曹操的一个推荐,至少也是提醒,于是许贡的这三个家客,便成为了曹操阵营天然的棋子,而曹操方面更是利用自己的人际网络,找到了埋伏在孙策身边的一个危险人物――张昭。

周瑜在介绍张昭时是这样说的:一人能博览群书,善书隶字,兼明天文地理之学,彭城人也,姓张,名昭,字子布。陶谦曾聘,不肯屑就,故来江东避乱。――很有意思,曹操与陶谦有仇,张昭也对陶谦不感冒,并且张昭是一个典型的读书人,比较孙策,他与曹操之间似乎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更何况皇帝在曹操手里,这对张昭来说或许极具吸引力。

相比之下,张似乎要更中忠心于孙氏,曹操想趁孙策之死起兵伐吴,多亏张劝说才作罢,孙策派张而不是张昭到许昌上表,看来还是十分明智的,这似乎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孙策对张昭的政治立场是有顾虑的。

外有许贡家客,内有张昭,在曹操势力的推动之下,要制订一个针对孙策的周密计划,自然也从“恨无其便”变成了易如反掌。从表面上看,最大的受益者是孙权,但年幼的孙权还需要依仗张昭等人来稳固政权,尽管在张的劝说下,曹操没有采取军事行动,但有了张昭这枚棋子,一切都变得好办了许多。由张昭辅政的孙权,对曹操的态度比起孙策时期,有了很大的变化,这一点能够由袁绍派去江东的使者陈震来证实――却说陈震回见袁绍,说:“孙策已亡,孙权领众。曹操封权为讨虏将军,结为外应矣。”

孙策暴亡,不啻于江东发生了一场“颜色革命”,曹操从此不必再担心江东发动的奇袭,而能够专门应对袁绍。什么是政治,我想说,这便是政治,三国时的政治。

阅读精选(3):

孙策怎样死的历史中孙策之死的真正死因

三国演义中说是孙策曾杀死吴郡太守许贡。据《江表传》载,许贡上表给汉帝,说孙策骁勇,就应召回京师,控制使用,免生后患。此表被孙策的密探获得,孙策便责备许贡,并下令将其杀死。许贡死后,其门客潜藏在民间,寻机为他报仇,在一次打猎中被暗算中毒箭。后毒迸发而死。不是在演讲的时候。另外我说的是三国演义中这样描述的,是三个门客所杀,但真实的历史也许不是这样,很多历史学家认为是曹操派出的刺客,冒充许贡的门客,这样不至于激怒江东。

陆逊是孙策的女婿,世代为江东大族。号称小周瑜。火烧连营八百里,白衣渡江,能够说桃园三结义的刘关张都直接或间接的死在陆逊手中。

《三国演义》

一日,孙策引军会猎于丹徒之西山,赶起一大鹿,策纵立刻山逐之。正赶之间,只见树林之内有三个人持枪带弓面立。策勒马问曰:“汝等何人?”答曰:“乃韩当军士也。在此射鹿。”策方举辔欲行,一人拈枪望策左腿便刺。策大惊,急取佩剑从立刻砍去,剑刃忽坠,止存剑靶在手。一人早拈弓搭箭射来,正中孙策面颊。策就拔面上箭,取弓回射放箭之人,应弦面倒。那二人举枪向孙策乱搠,大叫曰:“我等是许贡家客,特来为主人报仇!”策别无器械,只以弓拒之,且拒且走。二人死战不退。策身被数枪,马亦带伤。正危急之时,程普引数人至。孙策大叫:“杀贼!“程普引众齐上,将许贡家客砍为肉泥。看孙策时,血流满面,被伤至重,乃以刀割抱,裹其伤处,救回吴会养病。后人有诗赞许家三客曰:“孙郎智勇冠江湄,射猎山中受困危。许客三人能死义,杀身豫让未为奇。”却说孙策受伤而回,使人寻请华伦医治。不想华佗已往中原去了,止有徒弟在吴,命其治疗。其徒曰:“箭头有药,毒已入骨。须静养百日,方可无虞。若怒气冲激,其疮难治。”孙策为人最是性急,恨不得即日便愈。将息到二十余日,忽闻张有使者自许昌回,策唤问之……

史书上是这么写他的死亡的:未发,会为故吴郡太守许贡客所杀。先是,策杀贡,贡小子与客亡匿江边。策单骑出,卒与客遇,客击伤策。创甚,请张昭等谓曰:“中国方乱,夫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相吾弟!”呼权佩以印绶,谓曰:“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陈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至夜卒,时年二十六。――《三国志孙破虏讨逆传》

孙策简介

中文名孙策

国籍中国

出生地吴郡富春(今浙江富阳)

逝世日期200年

主要成就统一江东

封爵吴侯

外号小霸王

别名孙伯符,孙郎

民族汉族

出生日期175年(乙卯年)

职业诸侯、将领

官职讨逆将军,会稽太守

谥号长沙桓王

人物生平

安葬父亲

孙策乃吴氏所出,是长沙太守孙坚的长子。据《搜神记》记载,吴夫人梦怀日月,而生孙策、孙权的故事。在东汉末期的动-乱年代里,作为一方军阀的孙坚,往往是常年征战在沙场上,而抚养、教育儿女的重任也就落到了吴夫人的身上。而吴夫人教育儿女也很有办法,总是宽容、诱导,谆谆教诲,让儿女自己领悟,明辨是非,于是孙策、孙权兄弟礼贤下士,尊重人才,二人依次接手父亲基业,最终把吴国推向最高峰,和蜀,魏呈鼎足之势。

191年,孙策之父孙坚因攻打荆州牧刘表而被刘表的部下黄祖埋伏所杀,长子孙策因此继承了父业。孙策的舅舅吴景当时任丹杨郡(治所在宛陵县,今安徽省宣城市)太守,但未到任,留在吴郡曲阿县(今江苏省丹阳市),于是孙策用船载着母亲前往曲阿与舅舅吴景会合,也将父亲孙坚暂时葬在曲阿。

初露锋芒

公元194年(兴平元年),孙策转而率领父亲旧部投靠寿春的袁术(袁术于190年在讨伐董卓时便与孙坚友好,并禀告朝廷将孙坚升为破虏将军,袁术有恩于孙坚)。

孙策容貌俊美,且性格开朗、直率、大度,善于听取部属的意见,很会用人,说话又爱开些玩笑,有幽默感,因此赢得了士人、百姓的拥戴,士民都愿意为他效忠。

扬州名士张因丧母,时居江都。孙策几次拜见,和他研究天下大势。孙策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目前汉祚衰微,天下纷乱,英雄豪杰,都拥兵自重,各图发展。没有人出于公心,扶危济乱。先父曾与袁氏共破董卓,功业未遂,不幸被黄祖所害。我虽年轻识浅,但却有心要干一番事业。如今,我想到袁术那里去,请求他把先父当年的旧部交我统领,然后到丹阳(安徽宣城)去依靠舅父吴景,收集流散兵士,东据吴郡(江苏吴县)、会稽(浙江绍兴),报仇雪耻,做臣服于朝廷的外藩。您以为如何”

张推托:“我识见简陋,况且又服丧在身,对您的事,实在难以帮忙。”

孙策进一步请求:“您的大名,名闻遐迩。四方之人,无不向往仰慕。我的这些打算,成与不成,由您一言而决。您必须要对我直言相告。如果我志向得伸,大仇得报,决不会忘记您的教诲之恩。”说到动情之处,孙策眼中不觉落下泪来。

张见孙策言辞慷慨,神色间流露着忠义豪壮之气,深受感动,最后对孙策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当年周朝王道陵迟,齐桓公、晋文公才能应运而起;王室一旦安宁,诸侯就只能贡奉周朝,尽臣子的本分了。您继承父辈威烈,骁勇善战,假如真能栖身丹阳,召集吴郡、会稽兵马,那么,荆扬二州自可扫平,报仇雪恨也指日可待。那时您凭倚长江,奋发威德,扫除群雄,匡扶汉室,所建的功业,绝不会亚于齐桓、晋文,定会流芳千古,岂止作一个外藩呢目前世难时艰,如果您想建功立业,就应当南渡,我将与我的好友一齐去支持您。”

孙策听了张的一番话语,心中激荡难平:“那一言为定!我立刻开始行动!只是我有老母幼弟,不便同行,此刻全都托付给您。期望您多加照顾,使我无后顾之忧。”

为袁效力

孙策立刻赶赴寿春,去见袁术。他流着眼泪对袁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袁术聆其语言,察其举止,明白他能屈能伸,大有过人之处。但要立刻将孙坚旧部还给他让他自立,自己又心有不甘。于是,袁术便说:“我已任命你的舅父吴景为丹阳太守、你的堂兄孙贲为都尉。丹阳是出精兵的地方,你可去投奔他们,召集兵勇。”

孙策便接了自己的母亲,带着汝南人吕范和族弟孙河,到了丹阳曲阿。依靠舅父的力量,不久,孙策便召募到兵勇数百人。但是不幸遭到泾县大帅祖郎的袭击,全军覆没不说,差一点丢了性命。

孙策只好又去见袁术。袁术这才将孙坚旧部一千多人交还给孙策统领。从此,孙策渐渐流露出英雄本色,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汉朝廷太傅马日持节安抚关东,在寿春以礼征召孙策,并表奏朝廷任命孙策为怀义校尉。袁术麾下的大将桥蕤、张勋等也都爱慕孙策的风采。就连袁术见孙策少年英雄,常叹息说:“如果能让我生儿子像孙策一样,我就算死了也没有怨恨了。”

舒县(今安徽庐江西南)人周瑜慕孙策之名,专程到寿春拜访。周、孙两人同岁,且均少年有志,英达夙成。因而于寿春一见如故,便推诚相待,结为义兄弟。周瑜劝孙策移居舒县,以便往来,孙策应允。于是,周瑜便让出靠道边的大宅院给孙策居住,且升堂拜母,互通有无,年幼相知,世称为“总角之好”。

孙策部下有一骑兵,犯罪后为逃避责罚,逃进了袁术的军营,藏到马棚里面。孙策派人追捕,直冲袁术营中,将罪犯搜出,就地斩首。事情结束后,孙策才去拜见袁术,说明状况,向他道歉。袁术说:“士兵里经常有反叛的事情,你就应当这样做,谢什么”这件事,进一步提高了孙策的声誉,而军中对孙策也更加敬畏。

但是袁术为人反复无常,往往言而无信,起初他许诺任用孙策为九江太守,不久,却改用自己的亲信丹阳人陈纪担任。之后,袁术攻打徐州,向庐江(治舒县,即今安徽庐江西南)太守陆康(陆逊的叔祖父)索求三万斛军粮,陆康不给,袁术早已大怒。正巧孙策以前曾去拜访陆康,陆康看不起孙策,只让自己的主簿接待,自己不出来相见,为此,孙策怀恨在心。袁术就派孙策去攻打陆康,并且又许愿说:“之前我错用陈纪,经常后悔自己用错人了。如果这次你拿下陆康,庐江郡必须封给你。”

孙策奉命出击,简单拿下庐江。可袁术居然又出尔反尔,任用他的老部下刘勋当了庐江太守。对袁术,孙策一次比一次感到失望。而在此前,汉献帝派刘繇担任扬州刺史,扬州过去的治所是寿春,而寿春已被袁术占领,刘繇便在孙策的舅父吴景和堂兄孙贲的协助下南渡长江,在曲阿设立了治所。这次孙策攻打庐江,刘繇忧心忡忡,因为他明白,吴景、孙贲是袁术任命的,他们又是孙策的自己人,担心他们与袁术、孙策联手吞并自己,于是就用武力逼赶他们,吴景和孙贲只好退往历阳(今安徽和县)。刘繇派部下樊能、于麋驻扎在横江郡,让张英驻扎在当利口,来与袁术对抗。袁术则任用自己的老部下惠衢为扬州刺史,以吴景为督军中郎将,和孙贲一齐率兵进击张英。双方隔江对峙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结果。

借兵创业

丹阳尉朱治是孙坚的老部下,过去曾任孙坚的校尉,他发现袁术政德不立,就劝说孙策趁机收取江东。于是孙策就去见袁术。孙策对袁术说:“我家旧日对江东人多有恩义,我愿带兵去帮忙舅父征伐横江。横江攻克之后,我还可在当地召募士卒,大概能召募三万人。那时,我再率领他们助您平定天下,谋成大业。”袁术明知孙策对自己不满,但他认为,刘繇占据曲阿,王朗占据会稽,孙策未必能有什么作为,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并表奏朝廷任命孙策为折冲校尉。孙策遂率父亲旧部和自己的数百门客东进

一路上,不断有人来投,孙策的队伍不断壮大,到吴景的驻地历阳时,已有五六千人。当时,周瑜的叔父周尚任丹阳太守。周瑜带兵出来迎接孙策并赞助军粮。孙策大喜,对周瑜说:“有了你的支持,大事必须成功。”于是,孙策立即率部渡江(参见孙策平江东之战),进击横江、当利,相继攻克,樊能、张英战败。之后,孙策连续出击,所向披靡,没人能抵挡他的锋锐,而且孙策军队的军纪严明,百姓们也都相当拥护。

横扫吴会

公元193年(初平四年),二十一岁的孙策在周瑜、程普和黄盖等人的支持下,从历阳渡江,首先打败了牛渚营(今采石矶)的刘繇,夺得仓库中所有粮食和兵器战具。势力越发强大。

当时,彭城相薛礼、下邳相笮融都依附刘繇,奉他为盟主,薛礼占据秣陵城,而笮融驻扎在县南。孙策首先攻打笮融,斩杀五万多人,笮融胆裂,紧闭营门,不敢妄动。孙策转而挥师攻打薛礼,薛礼突围逃走。这时樊能、于麋等人,又纠集兵士来夺牛渚。孙策立即回军,打败他们,俘获万余人。然后重新进攻笮融:战斗中,孙策腿部中箭,无法乘马,部下抬他回营疗伤。有人对笮融说:“孙郎被箭射死了!”当时,孙策也才二十来岁,虽有官位名号,但人们还是都叫他“孙郎”。笮融闻孙策死讯,大喜,派将士与孙策部队对垒。孙策先派几百兵马挑战诱敌,而在后面设好伏兵。敌兵出击,孙策部假作溃败,引敌进入包围圈中,然后一声号令,伏兵尽起,斩杀一千多敌人。孙策乘胜进攻笮融营地,并命手下将士高声喊话:“孙郎如何”声撼敌营,地动山摇,吓得不少敌兵连夜奔逃。笮融见孙策还在,越发警惕留意,深沟高垒,严加守备。

孙策见笮融负险固守,一时难以攻克,便引兵南向,先在梅陵(今安徽南陵县)击败刘繇的别部,之后转兵攻克湖孰(今江苏江宁县南湖熟镇)、江乘(今江苏句容县北)等地。然后,整顿部队,到曲阿与刘繇决战。

公元195年(兴平二年),刘繇与孙策交战,遭到惨败,逃往丹徒(今江苏镇江市),孙策入据曲阿(参见曲阿之战)。

一开始,百姓们听到孙郎兵到,都胆战心惊,魂消魄散,避之不及,官长们也往往丢弃城池,窜伏草莽之中。之后,人们渐渐发现,孙策大军所到之处,军士们严遵将令,不敢掳掠百姓,鸡犬菜茹,秋毫无犯。于是,百姓十分喜悦,争着用牛、酒犒劳部队。

孙策劳赐将士,发布文告,晓谕下属各县:“刘繇、笮融的乡人和部下来投降的,一概不问;愿意从军的,能够从军,并免除全家赋税徭役;如果不愿从军,绝不勉强。”

文告发布后,来归附者由四面八方云集风涌,不长时间,就招得士兵两万多,征集得马匹一千多。袁术在寿春,得知孙策大胜,上表奏请孙策为殄寇将军。自此,孙策之名威震江东。不久,刘繇又放下丹徒西逃,孙策遂东进夺取吴郡。

196年(建安元年),横扫江东的孙策率兵进攻会稽的王朗和严白虎。当时吴人严白虎等各万余人,处处屯聚。吴景等欲先击破严白虎等。孙策说:“虎等群盗,非有大志,此成禽耳。”于是引兵渡过浙江,占据会稽,屠东冶,攻破了严白虎等人。

同年八月,孙策引兵渡过钱塘江,直逼会稽。会稽功曹虞翻劝太守王朗暂避孙策的锋芒,王朗不听,发在固陵(浙江萧山县西)阻击孙策。孙策几次从水上发动进攻,均未能奏效。孙策的叔父孙静献策,推荐声东击西,从查渎进兵,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孙策依计。于是,夜里一面到处点燃火把,迷惑、牵制正面之敌,一面分出兵马悄悄从查渎出击。王朗出于意外,大惊,派周昕率兵仓猝迎战,孙策斩杀周昕,长驱直入。王朗败溃,带虞翻乘船逃到东冶(今福建福州)。孙策鼓勇追击,王朗、虞翻投降,孙策派张昭劝王朗为他效命,但王朗坚决不肯。

孙策平定江东,任命吴景为丹阳太守,朱治为吴郡太守,自己兼任会稽太守,仍以虞翻为功曹。

与术决裂

公元196年(建安元年),见孙策不断壮大且有独立的趋势,袁术便拉拢流窜到安徽等地的祖郎,让他鼓动山越共同对付孙策。而太史慈也占据泾县,自称为丹阳太守,阻遏孙策西进。公元197年(建安二年)至公元198年(建安三年),宣城以东均已归孙策所有,只有泾县以西未附。孙策要开拓豫章,西征黄祖,务必先拔掉这两根钉子。于是,他先进击陵阳(今安徽青阳县东南),擒获祖郎,又进击勇里(今安徽泾县西北),擒获太史慈。

期间,太史慈一人与一骑应对孙策十三骑,太史慈与孙策二人单独决斗,孙策抢夺太史慈的手戟,太史慈抢走孙策的头盔。之后,孙策收伏太史慈,太史慈提议为孙策招降刘繇残兵,二人约定六十日内完成任务,于是孙策让太史慈离开,前去招降刘繇破后余下的万多士众。当时群臣皆认为不可相信才刚投效的太史慈,但孙策力排众议,坚持相信太史慈。六十天后,太史慈果然招降了其他势力归来,孙策与太史慈推心置腹的信任成为一时佳话。

公元197年(建安二年),曹操派议郎王浦携带汉献帝的诏书给孙策,任命他为骑都尉,袭父爵乌程侯,兼任会稽太守,并命他与吕布、陈等一齐讨伐袁术。孙策觉得自己统领兵马,骑都尉的职务有点低了,想得到个将军的的封号以自重。派人向王浦微露其意。王浦当即以皇帝的名义宣布孙策权代明汉将军。

当时,陈军驻海西(今江苏东海),孙策按诏书要求,整顿兵马,要去与吕布、陈会面,谋划军机,参同形势。但他率军走到钱塘时,状况却发生了变化。原先陈想要乘机夺取孙策的地盘。他派人秘密渡江,拿着三十多个印信给各地散寇及诸险县大帅,让他们作内应,等孙策的部队一开拔,立刻攻取他的郡县。孙策发现这一阴谋,大怒,派吕范、徐逸统兵直扑海西,大破陈,俘获他的将士、妻儿等共四千多人。陈往北逃奔袁绍。

公元197年(建安二年),袁术占有传国玉玺正式僭越称帝,孙策给袁术书信,劝喻其不可,袁术不听所劝,两人于是绝交不再有往来。

公元198年(建安三年),孙策派张向汉廷贡献礼物,曹操想要利用孙策安定江东,与之结纳,上表奏准任命他为讨逆将军,封为吴侯。这时,袁术任命周瑜为居巢长,鲁肃为东郡长,但二人知袁术难成大器,相继弃官渡江来依从孙策。同年刘繇因病而逝,享年42岁。孙策得知刘繇逝去的消息后亲自赶到豫章,将他慎重的葬到其故乡东莱牟平,并且带回其遗孤。

公元199年(建安四年),孙策正准备与曹操、董承、刘璋并力讨伐刘表和强弩之末的袁术,军队已经整装待发,但是袁术已得病而死。

为父报仇

袁术的长史杨弘、大将陆勉欲率部投奔孙策,不料被庐江太守刘勋截击,全体被俘。而袁术的堂弟袁胤、女婿黄猗等人,也慑于曹操的威力,不敢守卫寿春,抬着袁术的棺木,带领袁术的家小和部曲男女,到皖城投奔刘勋。刘勋的兵力骤然大增,但粮草不继。刘勋便派堂弟刘偕向豫章太守华歆借粮,华歆也正缺粮,只好派人领着刘偕到海昏(今江西奉新县西)、上缭(今江西永修县),向刘繇的旧部告借三万斛。刘偕去了一个多月,才借得两千斛,于是报告刘勋,并让刘勋领兵前来攻袭。

当时刘勋兵力相当强,孙策想借机解决掉,也写信来,劝刘勋攻袭海昏、上缭。信中,孙策屈己下人,说:“上缭地方十分富饶,期望您能兴兵讨伐,我愿出兵做您的外援。”刘勋决定攻取上缭。他悄悄率军经过彭泽,来到海昏地方。当地守将坚壁清野,留下一座空城,刘勋一无所获。

当时,孙策引兵西征黄祖,正走到石城(今安徽贵池县西),听说刘勋已到海昏,立即让孙贲、孙辅率领人马驻在彭泽,准备拦击刘勋,自己则与周瑜率兵两万绕袭刘勋的大本营皖城,一举攻破,俘虏三万多人。于是,任命李术为庐江太守,拨给他三千人马保守皖城,其余人众,全部移往吴地。

刘勋闻讯大惊,星夜回军彭泽,孙贲、孙辅出兵截杀,刘勋大败,逃往流沂(今湖北鄂城),向黄祖求救。黄祖派他的儿子黄射率水军五千人来援,孙策挥师进攻,刘勋败逃,投奔曹操,黄射也逃跑了。孙策又得到刘勋两千多兵士和一千多艘战船。于是,乘胜进攻黄祖。

公元199年(建安四年)十二月八日,孙策进至沙羡(今湖北嘉鱼县北)。刘表派侄儿刘虎和南阳人韩唏带领长矛队五千人赶来支援黄祖。十一日,孙策率周瑜、吕蒙、程普、孙权、韩当、黄盖等将领同时并进,与敌大战,黄祖几乎全军覆没,韩唏战死,黄祖只身逃走,士卒溺死者达万人,孙策缴获战船六千艘。孙策在给朝廷的奏折中说:“臣身跨马阵,手击急鼓,以齐战势。吏士奋激,踊跃百倍。心精意果,各竞用命。越渡重堑,迅疾若飞。火飞上风,兵激烟下,弓-弩齐发,流矢雨集。可谓惊心动魄”。可见战况之激烈。

孙策一鼓作气,东进豫章,驻军椒丘(江西新建县北),对虞翻说:“华歆名闻于世,但绝非我的对手。如果不早归附,将来金鼓一震,战局一开,生灵涂炭,在所难免。你先进城去,把我的意思说给他听。”虞翻领命进城,见到华歆,陈明利害,华歆举城投降。孙策从豫章郡中分出一部分,设立了庐陵郡,任孙贲为豫章太守,孙辅为庐陵太守,而留周瑜镇守巴丘。

孙策还先后击破当地的邹伦、钱铜、王晟、严白虎等小范围割据势力,于是,疆宇平定。

曹操闻孙策平定江东,叹息说:“儿难与争锋也!”于是,把从弟曹仁的女儿许配孙策的弟弟孙匡,又让自己的三子曹彰娶了孙贲的女儿。并以礼征召孙策的弟弟孙权、孙翊,命扬州刺史严象推举孙权为茂才。

遇刺身亡

孙策在平定江东时大开杀戒,杀了不少英雄豪杰和名门世族,结怨甚广,而且很喜欢轻骑外出狩猎。曹操的谋士郭嘉曾说过:“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轻而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于独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之后果然如郭嘉所料。

公元200年(建安五年)四月,孙策像往常一样又出去打猎。他骑的是一匹上等精骏宝马,通身皆白,快如闪电,驰驱逐鹿,跟从的人绝对赶不上。正当他快如疾风地奔驰时,突然从草丛中跃出三人,弯弓搭箭,向他射来。孙策在仓猝间,不及躲避,面颊中箭。这时,后面的扈从骑兵已经赶到,将三个人乱箭射杀。

原先,孙策曾杀死吴郡太守许贡。据《江表传》载,许贡上表给汉帝,说孙策骁勇,就应召回京师,控制使用,免生后患。此表被孙策的密探获得,孙策便责备许贡,并下令将其杀死。许贡死后,其门客潜藏在民间,寻机为他报仇,这次最后得手。

孙策中箭后,创痛甚剧。自知不久于人世,便请来张昭等人,托以后事。他说:“中国方乱,夫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相吾弟!”

之后,叫来孙权,给他佩上印绶,说:“举江东之众,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张昭等大臣重臣以孙翊有长兄孙策之风而期望孙策将兵权交给三弟孙翊,但出乎意料的孙策让二弟孙权来继承。

约在同年四月四日夜里因重伤而过世,享年二十六岁。

关于孙策之死,众说纷纭。裴松之《三国志注》引《吴历》记载,孙策受伤,医生告诉他,说这伤能够治,但应好好养护,一百天不能有剧烈活动,也不能动怒。孙策拿过镜子自照面目,对左右说:“脸成了这个样貌,怎样还能建功立业!”奋起虎威,推几怒吼,创口迸裂。当夜死去。

《搜神记》则说孙策死于于吉为祟:孙策杀死了一个叫于吉的方士,此后,每一独坐,都感到于吉好像就在左右,心中恼火。这次调治箭伤刚有起色,引镜自照,又见于吉立在镜中,回头看,不见于吉,如是再三。孙策摔破镜子,奋力大吼,伤口崩裂而死。

《吴历》所记,可备一说;《搜神记》则纯是小说家干宝造作虚幻之言。

身后之事

孙权称帝后顾虑到自身后代是否能享有帝业,仅追谥孙策为长沙桓王,并与国家象征的皇帝宗庙有所区隔,另外为孙策立庙于建业,为了淡化孙策之子孙绍年长于孙权长子孙登的太子策立问题,对于孙绍及其后继者孙奉的册封也仅止于侯爵,起初孙绍被封为吴侯,后其爵位为太子之子孙英代替,孙绍改封为上虞侯。相较于孙权身后获得过度褒扬的谥号,陈寿批评:“割据江东,策之基兆也,而权尊祟未至,子止侯爵,于义俭矣。”

powered by 爱师网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2017 Is97.Com - 京ICP备06060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