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www.is97.com爱师网-提供最有价值的范文写作参考资料。

康熙皇帝是怎样死的?是鸩毒还是自然病死?

康熙是怎么死的

阅读精选(1):

“千古一帝”康熙帝简介:康熙是怎样死的?

开创了康乾盛世,被后世学者称为“千古一帝”的康熙全名为爱新觉罗·玄烨。史称清圣祖仁皇帝,是清朝的第四位皇帝。他是中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捍卫者,奠定了清朝兴盛的根基。顺治十八年,顺治病重,立遗嘱册立玄烨为皇太子,顺治死后,8岁的康熙继位,在祖母孝庄和四位辅政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的帮忙下开始接手大清王朝。

十岁的时候,康熙的母亲病重去世,年幼的康熙与祖母孝庄祖孙两人在宫廷内相依为命。康熙之后回忆说,幼年在“父母膝下,未得一日承欢”。好在孝庄对康熙生活上的照顾,学识上的严加要求,让康熙顺顺利利的长大,越来越有帝王风范。十四岁康熙亲政,一路擒杀鳌拜,平定三藩,收复台湾,亲征噶尔丹,保卫雅克萨,建立下了不世功绩。

公元1722年,68岁的康熙病故,谥号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皇帝。初始康熙只是“偶感风寒”,继而病情突然加重,由此这位不世明君因病去世。十月二十一日还兴致勃勃的去南苑打猎,十一月七日“偶感风寒”,十三日晚就病重去世。和许多死的突然的君主一样,康熙的死也引来了众多学者的讨论。意大利人马国贤的话语给了他们佐证,“驾崩之夕,号呼之声,不安之状,即无鸩毒之事,亦必突然大变,可断言也。”更加坚定了他们的想法,康熙之死必定另有原因。对于康熙之死,广泛的说法有两种:

康熙是被想要继位为帝的雍正给下毒毒死的。在雍正朝吕留良一案中,曾静的供词为:“圣祖皇帝畅春园病重,皇上进一碗人参汤,圣祖就驾崩了。”这也就是说皇帝是病死的,而雍正帝就是那个下毒之人。《大义觉迷录》一书记载说,康熙弥留之际皇四子允“进一碗人参汤,不知何故,圣祖皇帝就崩了驾”。从这本书来看,雍正进献的这碗人参汤绝对有问题,不然何以喝了这碗汤,康熙就不明白什么原因,突然死了。至于为什么雍正会下毒将康熙毒死呢?说是晚年康熙一向没有立继承人,一干皇子都让他极为失望,病重时才立下遗诏立皇十四子为太子。遗诏留给了隆科多,而隆科多早就和雍正勾结在了一齐,于是将“十”改为“于”。因此为了稳妥的登上皇位,雍正和幕僚商议,将康熙给毒死了。但是这个说法可信度不高,一些野史最爱的是胡编乱造,颠倒是非,因此比较各类历史材料,还需谨慎决定。取众家之言,而不是偏听偏信。《清圣祖实录》记:十三日康熙病情加剧,命速召诸子至御榻前,传位于雍正。还说康熙晚年曾命雍正代行郊祀大典,可见康熙选定的继承人就是雍正。[由整理]

康熙的确是病死的。活到68岁,在古代已经是高寿了。康熙那个时候可能因为年事已高,很有可能患有各种常见的老年疾病,如高血压、心脏病等。《清圣祖实录》记载康熙自四十七年冬开始,疾病缠身,衰老体弱,心悸几危,右手失灵,头晕、腿肿,“稍早起,手颤头摇,观瞻不雅”,“心跳之时,容颜顿改”,这些都是老年疾病的常见现象。康熙之所以死的这么突然,很有可能是因为突发疾病造成的。

对于各类电视剧中,雍正将康熙气死、毒死各类的精彩描述,小编更倾向于康熙就是得了老年病,突然猝死的说法。毕竟康熙一生峥嵘,见过的大风大浪不少,以他的智慧不会不明白,自己在位这么多年,底下的儿子们早就坐不住了。若是没有一点防范,也就担不起“千古一帝”这个称呼了。所以说被雍正毒死的,实不可信。

阅读精选(2):

康熙是怎样死的

康熙五十一年(公元1712年)太子二度被废后,在大臣们的压力下,康熙不得不对立储之事做出回应,这就是在康熙五十六年(公元1717年)的时候,他做了两件事:一是搞了太子仪制,二是将诸皇子和朝廷中的主要官员全部召集到乾清宫东暖阁,发布了一个长篇谕旨。

在谕旨里,康熙颇为动情地说:“我年轻的时候,身体好得不得了,从来就不生病。弹指一挥间,此刻我已年近七旬,在位也五十多年了。从黄帝的时候开始,到此刻已经有四千三百多年了。这期间,少说也有三百多皇帝以前君临天下,在这些人里面,我就应算是在位时间最长的吧?(之后乾隆本有机会超过康熙的,但估计是思考到康熙的这道谕旨,所以他只好做了五十九年的皇帝后禅位给嘉庆,自己做太上皇。若要真算起来,乾隆才是在位时间最长,也是最长寿的皇帝)

我当上皇帝二十年的时候,没想到会活到在位三十年;等我在位三十年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活到在位四十年。可如今,这都已经是在位的第五十七年了。《尚书》里曾说世上有“五福”:一是高寿;二是富裕;三是健康;四是好德;五是善终。五福当中,最后一个恐怕是最难的。

如今我已年近古稀,所有的儿子、孙子,还有曾孙,这些全部加起来,也有一百多个,多子多福,天下也还安定,即使还没有完全到达移风易俗、家给人足的地步,但这也是我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辛辛苦苦所换来的。这几十年里,我一刻也不敢懈怠,这不单单只用“劳苦”二字就能概括得了的!

从前很多帝王短命而死,那些后代的史家和书生们往往讽刺他们是贪于酒色,腐化而死,就连一些英明之主,他们也要鸡蛋里面挑骨头,把人家说得一无是处。我想说的是,这些人大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其实很多帝王之所以早死,真正的原因在于国家的事务过于繁重,他们大多都是累死的啊!皇帝不像大臣,他们愿做就做下去;不愿做的话,大不了能够挂冠而去,或者年纪大了申请退休,回家抱子弄孙,逍遥自在,享受天伦之乐。可我们这些做皇帝的呢?哪有此等福分?!也只能勤苦一生,一天的休息也没有哇!

我自从康熙四十七年那次大病之后,就感觉自己精力大不如前。近年来我一向心神恍惚,身体十分疲惫,事情一多,就常常感到心力不济。我此刻就怕自己上了年纪,又经常患病,万一哪天发生意外,自己要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那真的是太让人遗憾了。所以,我趁着自己神志还清醒之际,对自己的一生加以总结,岂不更好?

这世上没有人能够长命百岁,那些帝王们很忌讳谈“死”的事情,弄到最后,连写遗诏的机会都没有。后人读那些已故帝王的遗诏时,总觉得不是他们想说的话。这都是因为他们在弥留之际,本就已经神智不清,最后让别人代笔写的啊。所以我不能像他们一样,我让你们明白我想说的话,这人都是有生有死,又有什么好忌讳和恐惧的呢?

历史上的梁武帝是个英雄,晚年的时候却被侯景所逼,死于台城;隋文帝也是一代英主,因为其儿子隋炀帝的缘故,最后不得善终。历史上那些烛影斧声的弑君先例不少,那都是因为事先没有做好准备所导致的。此刻要是有什么奸小之辈企图在我病危的时候,利用自己的权力拥立某个阿哥,以为将来捞取荣华富贵的话,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决不会姑息容忍!

近来大臣们奏请设立储君,无非是怕我哪天突然死了。死生本是人之常情,我并不忌讳,像立储这样的大事,我哪里会忘记呢?只是君主的职责重大,天下大权统于一人之手,如果能让我放下这副担子,好好休息,当然也乐得简单,可问题是,有什么法子能让我放下这个担子呢?

每当我看到多年来陪伴我的那些老臣因为年纪到了申请退休,我都舍不得他们走,有时候还忍不住要悲哀落泪。你们这些人还有退休之日,可我到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呢?我五十七岁的时候,长了几根白胡子,有人曾向我进献乌须药(染发剂?)。我说,从古到今,这能长出白胡子的帝王有几个啊?到时我要真的头发胡子都白了,那倒真是千秋佳话了!如今我看这朝廷里啊,我刚登基时任职的大臣此刻一个都没有了,就连那些之后升迁的大臣,如今也大都两鬓苍苍,老态龙钟了。看来,我在位时间是够长了,也该知足了。这么多年,我位居天下之首,占有四海之富,在我看来,如今这君位但是弃之若敝,荣华富贵,也就是过眼云烟。在我的有生之年,如果能够天下太平,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说这么多,无非期望你们大小臣工,千万不要忘记我反反复复的叮咛,除此之外,我再无他求了。这道谕旨,我已经准备了十年之久,即使将来还有什么遗诏,我想说的也无非就是这些心里话,如今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你们了,以后我也就不再重复了。”

康熙的这一席话,很动感情,把那些大臣们都说得唏嘘不已。这基本上就是康熙对自己执政生涯的自我鉴定书了。康熙做了近六十年的皇帝,他最后承认自己老了,去日无多了。在谕旨里,康熙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也很坦然地谈到生死之事,这点是难能可贵的。康熙担心的是,万一哪天自己突然不行了,某些人会勾结自己的某个儿子进行弑君篡位,到时自己不能善终。为此,他提前给阿哥和大臣们打预防针,严厉警告那些奸邪之辈,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动坏脑筋。

但是,康熙虽然说得情真意切,但大臣们最关切的问题……立太子的事,还是没有解决。这个最重要的问题,被康熙顾左右而言它,有意无意地给忽略了,这未免让大臣们好生失望。看来,康熙还是想再过几年的安静日子,不想因为这事把自己的最后岁月搞得鸡犬不宁。

康熙的晚年一向为病痛所折磨,但倔强的他从不肯认输。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的时候,康熙的右手突然不听使唤,但他怕内侍擅权,从不让人代笔。无奈之下,康熙只好试着用左手批折子。康熙五十六年(公元1717年)的冬天,他得了一场大病,两个脚浮肿得厉害,连站都站不起来。虽然后面几年稍微好点,每年也出去打猎,但更多时候也只能在一边看着别人射击。

越是年纪大,康熙就越不愿意呆在皇宫里,他渴望外面精彩的生活,行围打猎便成为他最为向往的活动,哪怕自己已经拉不开弓,瞄不准猎物,但只要让他站在茫茫大漠上,他就会张开双臂,迎着扑面而来的西北风,大口地呼吸塞外的空气,这样似乎能让他回到过去的时光。老年的康熙,还是不肯服输啊!

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的十月,冬季似乎来得个性的早。在偌大的皇宫中,康熙烦躁地走来走去,无尽的孤独和无边的寂寞,像乌云一样压在他的头上,让他眩晕,让他感到无助。他突然决定要出去走走,去外面透透气!

但是,能去哪里呢?这年的夏天,他已经带着大队人马去过热河,并到塞外进行过围猎,这个时候再去那里是不贴合惯例的。或许,去个近一点的地方吧,康熙想。说实在的,他这把老骨头也越来越经不起折腾了。于是,康熙决定去城外的南苑打猎数日,以缓解一下自己烦躁的情绪。

说走就走,康熙一行人便出了北京城前去南苑围猎了。走到城外的广阔天地里极目远眺,康熙心里简单了不少。外面的世界就是好啊,没有堆积如山的奏章,也不用架起老花镜来看这些无味的东西。那里,只有漫天风尘和枯草满地,还有自己队伍的猎猎大旗在风中呼呼作响。

风越刮越大,路上尘土飞扬,落叶漫卷,飞过已近光秃的树梢。出猎队伍看来受到了影响,行进的步伐也慢了不少。康熙抬头看了看西边的残阳如血,似乎也在风尘中变得狰狞。他闭上眼睛,轻抚额头,心里问自己:为什么要来那里呢?那里又是什么地方呢?忽然间,康熙感到一阵茫然,似乎有一种无助的力量在向他逼近,让他目光呆滞,心神不定,脚也在瑟瑟发抖。恍惚间,他的心突然一沉,胸口感到一阵悸动,头晕脑胀,又感觉气血上涌,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陌生,变得模糊,变得失去控制……

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十一月十三日晚,一代英主康熙大帝最后走完了他六十九年的岁月里程,在畅春园溘然长逝。

我们姑且跟随相关的记载,来看看康熙最后几天是怎样渡过的。

《清圣祖实录》上说,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十月二十一日,康熙一行人前往南苑行猎。因为身体不舒服,康熙于十一月初七回到了畅春园。《永宪录》则记载说,康熙在十一月初七从南苑回到畅春园,次日有病,康熙还传旨说:“偶感风寒。本日即透汗。自初十至十五日静养斋戒,一应奏章,不必启奏”。

由此看来,康熙是在十一月初七回到畅春园的。但初七到十三日,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康熙便突然驾崩了,那人们会问:康熙究竟得的什么病,又是怎样得的呢?

首先从发病的时间来看,康熙就应是在行猎途中染病的。思考到当时北方的十月底已经是初冬,正是季节变换、容易突发感冒(个性是老年人和小孩)的时候,估计康熙当时也是在风里行走受了凉,在行猎过程中就已经感到不舒服,这才会从南苑急忙赶回畅春园。这和康熙自己说的“偶感风寒”,能够对应得上。

等回到畅春园后,康熙病情加重,他在谕旨中说“本日即透汗”,这说明他当时的感冒(假定是感冒)已经比较严重了,似有头疼发烧出汗的症状。由于康熙晚年的身体并不好,但又喜欢强撑(如一废太子那年他就不肯看医生),所以他的真实病况可能比他描述的还要严重,弄不好还有其他的并发症,只但是康熙自己不明白或者不想说而已。

另外,从“本日即透汗”的“即”字看来,康熙自己对这次生病不甚重视。但是,康熙似乎又意识到这次发病来势汹汹,所以又说:“自初十至十五日静养斋戒,一应奏章,不必启奏。”从这话看来,说明当时康熙的身体已经很虚弱,所以他才会决定休息几天,不看奏折。

在随后的几天里,康熙虽然不看奏折,但还有些事情要交代处理。比如在初九那天,康熙因为自己已经卧病不起,便让四阿哥胤禛代他前往南郊天坛进行冬至的祭天大礼。祭祀的日子是十一月十五日,康熙很看重祭天大礼这件事情,这次实在是因为自己起不来了,所以才让胤禛代替自己。之所以让胤禛去,也许是因为胤禛在这方面有经验(他上一年还曾去过盛京祭奠祖陵),也许是因为康熙重视胤禛,觉得他代替自己去行礼最适宜。为此,康熙还特意叮嘱胤禛先去斋所斋戒,以表示对上天的诚意。

估计胤禛当时也看出老父亲这次和以往大不一样,所以他去斋所后,从初十到十二,他每一天都派太监和护卫去畅春园问安,估计也是担心康熙在中间会出什么意外。但是,康熙对每次问安的答复都是“朕体稍愈”,用白话来说就是:“我这天好点了。”

以康熙的性格,这句话恐怕未必是这个含义。一个凡事爱逞强的人,如果不到状况危急的时候,绝对不会说自己病情恶化,因此,“朕体稍愈”这句话,或许就应理解成康熙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只但是没有恶化而已。

果然,到了十三日的凌晨,康熙的病情急转直下,他感觉到自己这次的确是不行了,所以他在十三日丑刻(大约凌晨1点到3点的样貌),命人急召当时在斋所的胤禛前来畅春园(提前让胤禛前来,一来可能是胤禛在城外,路途稍远,但也有很大可能是因为要传储位于胤禛的缘故)。

在胤禛还没有到来之前,康熙又在寅刻(凌晨3点到5点的样貌)将在京城里的阿哥们,包括三阿哥胤祉、七阿哥胤祐、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礻我、十二阿哥胤祹、十三阿哥胤祥、十五阿哥胤禑、十六阿哥胤禄、十七阿哥胤礼等,全部召来(五阿哥胤祺除外,当时他因奉旨前去祭奠东陵而不在京城)。

那些阿哥们到齐之后,胤禛大概是在巳刻(上午9点到11点的样貌)赶到畅春园,到后便急入寝宫问安。在十三日的白天,胤禛总共进去过三次,康熙跟胤禛说了什么,不得而知。

当晚戌刻(晚上7点到9点)的时候,康熙便告驾崩。

关于康熙死亡的具体时间,《清圣祖实录》、《永宪录》还有《皇清通志纲要》里的记载都是“十三日戌刻”,雍正本人钦定的《大义觉迷录》也是如此陈述,时间节点就应没什么问题,十三日康熙病情急剧恶化也是事实。争议最多的,恐怕还是胤禛在十三日白天曾进康熙的寝宫请安,之间到底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因为没有记载,这在后面也导致了很多的传闻。

不管怎样说,反正康熙已经撒手人寰,走完了他最后一段路程。至于后面发生什么事情,已经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回顾康熙的这不平凡一生,八岁登基,九岁丧母,在祖母孝庄太后的扶持下,才稳固了皇位,打败了鳌拜,平定了三藩,统一了台湾,廓清了漠北,国泰民安,种种功绩,足以青史留名,彪炳千古。康熙一生治国勤勉,完全称得上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一代英主。

胤禛(后称雍正)即位后,大臣们给康熙上谥号曰:“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皇帝”,拟庙号为“圣祖”。雍正为表孝心,刺破自己的中指,用血圈出“圣祖”二字。由此,康熙大帝即成清圣祖。

康熙的安息之地曰景陵,在顺治孝陵的东南约两里之地。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八月,雍正亲自为景陵书写碑文,同时他又让诚亲王允祉(三阿哥)、惇亲王允祐(七阿哥)还有善于书法的翰林们各写一份,让大臣们来评比。那些大臣又不是傻子,当然说雍正写得最好,最后也用他的。

因为皇后赫舍里氏早逝,景陵在康熙十五年(公元1676年)便已经破土动工,并于康熙二十年修建完成。康熙的前三个皇后赫舍里氏、钮钴禄氏和佟佳氏,她们的梓宫都早已放进了地宫,地宫的门一向开着,她们已经在那里等待康熙的到来,等了有几十年的时间(最早入葬的赫舍里氏已经去世近半个世纪了)。

“雁断衡阳声已绝,鱼沉沧海信难期”,康熙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三个皇后都去世如此之早,而自己又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从秦朝到康熙时期的一千九百多年间,活过七十岁的皇帝不多,唯有汉武帝、明太祖等数人而已)。一向到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九月,康熙的梓宫运进景陵后,地宫才最后关掉。

可悲可叹的是,康熙的景陵在民国时期两次被盗,第一次是1928年孙殿英的匪兵曾在清东陵进行过疯狂的盗掘;第二次是在抗战刚结束的时候,一些土匪趁着局势混乱之时再次盗挖清东陵,康熙的景陵也难逃其祸,惨遭破坏。

景陵被盗掘以后,似乎也没有进行过清理,加上景陵的土质多水,每到雨季,景陵的地宫便有一人多深的积水。换句话说,康熙和皇后们的骸骨如今可能还时不时地泡在泥水当中。

千古一帝,身后如此下场,这大概也是康熙所没有想到的。

康熙是怎样死的?

含恨而死的康熙皇帝对于康熙皇帝的死,史上多说法不一,有说是病死的,也有人说是被毒死的。我看了一份康熙第八世孙金恒源先生对康熙皇帝死因的重新论证。老人认为,康熙皇帝“含恨猝死”,而猝死的直接原因是极其残酷的宫廷权力斗争。

据清朝的官史记载,康熙六十一年(1722)十月二十一日,69岁的康熙兴致勃勃去南苑打猎。十一月七日感觉身体不适,十三日晚便死去。康熙帝临终前几天,只但是是“偶感风寒”,并没有到任何病危阶段,按此刻的话说,未发出过任何“病危通知”。

那么康熙帝死前,到底在宫廷里发生了什么?

据史料记载:

十一月六日:康熙帝在南苑听取胤禛、隆科多汇报通州查勘粮仓一事时“久议方散”。

十一月七日:康熙就“偶感风寒”。而后,又始终没有任何治病的活动与记载。

十一月九日:康熙帝命令胤禛去南郊祭天,胤禛以“圣躬不豫”为名推辞不去,多次恳求留在康熙身边,遭康熙拒绝。

十一月十日:胤禛却一日三次派侍卫进入康熙寝宫,以后又每日不断多次派侍卫进入。十一月十三日:凌晨1-3时:康熙急召胤禛,胤禛当时正在南郊天坛,距畅春园骑马不到一个小时即可赶到,但直至巳刻(上午9-11点)才匆匆赶到。胤禛为什么连续8-10个小时始终不露面?

十一月十三日晚:康熙猝死。

让人起疑的是,从十一月十日起,直至十一月十三日晚康熙猝死,除胤禛一人进出五次,竟没有任何一名大臣、皇子、后妃在现场;康熙猝死后,胤禛为其父更衣,也仍然没有任何一名大臣、皇子、后妃在现场;而且康熙猝死后,从畅春园往紫禁城宫内移灵时,又仍然没有任何一名大臣、皇子、后妃在现场。

最明白事实真相者,莫过于雍正本人,对于参汤事件究竟之有无,雍正本人在百般辩解后,最后吐出了真言。在《大义觉迷录》中,雍正说,八阿哥用他向康熙进参汤一事加恶名于他进行报复。雍正认为:八阿哥把康熙帝之死同自己向康熙帝进参汤作为因果关系是“加恶名于朕”。可见,雍正否认的是,他并无以参汤弑父夺位之心,而并非否认自己在康熙帝临终之日确向康熙帝进参汤之实。雍正进参汤,八阿哥根本不在现场,又何能明白?当是康熙帝近侍之人揭发所为。雍正一上台就将康熙帝近侍之人一网打尽,原因也盖在于此。

造成康熙猝死的直接原因是巨大、强烈的精神刺激。

康熙之死的不同说法。清史学者王仲翰在《清世宗夺嫡考实》一文中,以意大利人马国贤身临其境目击其事的记载断言:“驾崩之夕,号呼之声,不安之状,即无鸩毒之事,亦必突然大变。”

关于康熙皇帝的死,有学者说,康熙帝去世和胤禛继位“是一场以武力为后盾,精心策划,巧妙安排的宫廷政变”,是“隆科多在药品或是食物中投放了致命性的毒药”害死了康熙帝。

而另一种说法则完全否定“谋害致死”的说法,因为康熙帝生前对胤禛较为信任,临终传位,完全可能,而且康熙帝久病在身,因感冒引起其他病状,其死亡实属正常,再则,康熙帝本人对人参“不轻用药”,加上警卫森严,用人参汤毒死他是很难的。

谁是谁非还有待对历史的进一步研究,但也可能是千古之迷了。

阅读精选(3):

康熙皇帝是怎样死的?是鸩毒还是自然病死?

根据历史记载: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月,69岁的老皇帝玄烨兴致勃勃地到南苑去打猎。他偶感身体不适,即命驾回到京师西郊的皇家苑囿――畅春园休憩,不料病情日渐加剧。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1722年12月20日),康熙帝玄烨崩于北京畅春园清溪书屋,终年69岁。在位61年零10月。当时八爷党支持的十四阿哥胤祯远在西北,四阿哥胤禛留京。康熙近臣步军统领隆科多宣布康熙遗嘱,命胤禛继承皇位,是为雍正皇帝,为康熙帝上庙号圣祖,谥号合天弘运文武睿哲恭俭宽裕孝敬诚信功德大成仁皇帝,葬于景陵。

君临天下61年,正是清初的隆盛时期,封建的经济文化都发展到一个新的顶点。他的逝世和雍正继承皇位,不但是当时震撼全国的重大事件。而且由此产生了许多传说和怀疑,诸如:康熙是怎样死的?是因病寿终正寝还是被人鸩毒而死?雍正是怎样登上皇帝宝座的?他是康熙心目中的皇位继承人吗?的确,宫禁事秘,传闻多误,这一团历史的疑云至今还没有揭开,理所当然地成为清史研究者着力探讨的一个课题。

康熙有子35人,女20人。在诸皇子中,胤禔最长,但不是嫡出。嫡出最长者为胤礽,康熙十四年被立为皇太子,准备日后继承大统。清代自太祖以来皆不预立储位。太祖曾说:“有德者即登大位。”清代之立太子自此开其端。胤礽立为皇太子以后,康熙选派大学士张英、儒臣熊赐履等教之,南巡北狩,都随驾从行。康熙三十五年,御驾亲征噶尔丹于漠北,皇太子在京留守,得了狂疾。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康熙在布尔哈苏台行围时,召集诸大臣宣布废立,将胤礽幽禁咸安宫。这是第一次废太子。这时,太子兄胤禔为直郡王,弟胤祉为诚郡王,皇四子胤禛、皇八子胤禩、皇九子胤禟、皇十三子胤祥、皇十四子胤禵都是贝勒,各结党引类,觊觎储位,皇太子废立后,更加植党暗争。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康熙念储位不定,他日必定引起动乱,而废太子胤礽病情略有好转,便又立胤礽为皇太子。没有很久,皇太子狂疾复发,至康熙五十一年不得已仍废黜禁锢,从此再也不提建储的事,但诸皇太子夺嫡之争益加激烈。

在这种状况下,康熙死了。他是怎样死的,不能不涉及诸皇子之间的夺嫡之争。

王先谦的《东华录》说,康熙六十一年十月二十一日,玄烨到南苑行围,十一月初七日身体不适,回到畅春园,十三日病情加剧,命速召皇四子胤禛前来;又召皇三子、皇七子、皇八子、皇九子、皇十子、皇十二子、皇十三子和理藩院尚书隆科多至御榻前嘱咐:“皇四子人品贵重,……着继朕登基,即皇帝位。”皇四子胤禛随即赶来,不久康熙晏驾,胤禛即位,从记述的状况来看,康熙帝是因病逝世,胤禛是奉遗命即皇帝位。

雍正朝编纂的《大义觉迷录》,其中湖南人曾静的供词指出,康熙是被毒死的,凶手就是胤禛.他说:“圣祖皇帝在畅春园病重,皇上就进一碗人参汤,不知如何,圣祖皇帝就崩了驾,皇上就登了位。”这是当时社会上俚俗流言的反映。但同样成书于雍正年间的萧奭的《永宪录》则另有一说,称康熙病危时“以所带念珠授雍亲王”,用这一含蓄的叙事说明胤禛继位的合法性。但是根据《清朝野史大观》的记载,这一串念珠原不是昭示帝位谁属的信物,恰恰相反,它是康熙弥留之际用来泄愤的“武器”。它述称;康熙垂危时,众多的皇子都不在身边,只有胤禛一人随侍在侧。老皇帝从昏迷中苏醒,他想宣召朝廷重臣入宫托付后事,但是没有一人前来,心知有变,气恼之下,取下手腕上的一串玉念珠朝胤禛掷去,没有击中,胤禛假意跪下谢罪。不久深宫传出消息,康熙“龙驭上宾”。这些记载,或此或彼,使人感到扑朔迷离。

清史研究者对这个问题也是聚讼纷纭,莫衷一是。

30年代初,清史研究的第一位开拓者孟森认为,康熙当时的病势并不重,突然死亡,“不能无疑”,“参汤一碗之说,……至少不能无同等之嫌疑也。”而隆科多身任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三营统领,掌握警跸中的武装力量,和年羹尧为川陕总督,以封疆大吏支持胤禛,都是这一事件的“机括所在”。(见《明清史论着集刊》下册)

王钟翰在解放前写成的《清世宗夺嫡考实》一文和孟森的看法一致,他并且引用意大利人马国贤身临其境目击其事的记载:“驾崩之夕,号呼之声,不安之状,即无鸩毒之事,亦必突然大变,可断言也。”

近年来,随着清史研究的不断深入,也出现了两种不见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康熙是被毒死无疑。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许曾重撰文说,西征之役即将结束时,胤禵返京即位几成定局,胤禛因此采取断然手段。十一月十二日晚,在严密控制畅春园的状况下;隆科多在食品中放入毒药,致使康熙死去。(见《清史论丛》第4辑)

另一种意见认为,康熙是久病缠身,因感冒引起其他症状导致死亡。南开大学历史系冯尔康的文章指出,康熙身边警卫森严,时有提防,不可能被人暗害。毒死之说是经不住推敲的。(见《故宫博物院院刊》1981年第3期)看来还需要对现有史料进行全面综合与比较,通盘考察,加强分析,去伪存真,才能揭开这一历史事件的真相。

powered by 爱师网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2017 Is97.Com - 京ICP备060607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