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址:www.is97.com爱师网-提供最有价值的范文写作参考资料。

习仲勋做媒“美得太”延安最缺乏性感?

红军初进延安城,被派往延安县担任妇女部长的周生荣,是个年方18岁的米脂姑娘。米脂就有这么个讲究:要是谁家的姑娘对人讲话干干脆脆,脸不红,声不软,就会遭人说闲话。可是,作为延安县的妇女部长,若是羞羞答答,就没法工作,所以,就不能羞。

几年后,由习仲勋代表党组织,安排决定了她与李会有同志的婚姻大事那一刻,她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体验到了羞涩的情感。

那一天,她到习仲勋那里去谈工作,正“巧”李会有也进来了。她大大方方地主动与李握手,李却蹑手蹑脚地往后退。她心想,这人怎么还这样封建呢?

习仲勋笑着把他们俩看了一阵,拳头砸了一下桌子说:“你们两个美得太!”李会有脸红腾腾地也跟着说了一句:“就是美得太!”

周生荣懵了,闹不清领导同志说的是啥意思,就问:“甚么美得太?”习仲勋把腰一挺,朗声笑道:“你们两个过日子美得太嘛!”

地道的陕北话,醇厚质朴,说道这等新潮时髦的革命婚姻,抑扬顿挫的腔调里,满蕴着的是美轮美奂、醉人心脾的豪情爱意。

有习仲勋代表组织这么一说,李会有就两眼#from本文来自学优网http://www.gkstk.comend#瓷瓷地短距离地直盯着周生荣这个爱恋已久的对象。周生荣只觉得浑身的血“呼”地一下子都涌到脸上来了,脸红得不敢见人;心潮一涌一涌的,不知道自个儿是谁了。

羞涩,是青春的波光闪烁,是少女至真至纯的情窦初开的天然美姿美态。但很多叛逆的女青年为革命付出的代价之一,却是部分地或者干脆是完全地丧失了青春和性别的羞涩感。革命在占有了她们的全部作息时间和生活空间后,更进而充斥了她们几乎所有的情感器官和思想领域,将她们从肉体到精神都全副武装起来,锤炼成革命这架机器上的齿轮和螺丝钉。

1944年夏天,随中外记者西北参观团到延安采访的记者们发现,经历过整风运动和大生产运动后的延安,“女性的气息,在这里异常淡薄,绝对没有烫发的女人,也没有手挽着手招摇过市的恋人。一般女同志,很少娇柔的做作。在服装上,和男人差别很少。如果夸张一点说,延安大概是最缺乏性感的地方了”。

有一次,这位记者斗胆放肆地问一位C女士:“你们简直不像女人!”得到的回答是富有挑战意味的执拗的反诘:“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像女人?”

powered by 爱师网 - 广告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2017 Is97.Com - 京ICP备06060739号